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在地與道地——《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

20091228044805686.jpg


當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為福爾摩斯,而面對市場需求的快節奏與動作的追求,誰會想看一為神經兮兮的吸毒客陰沉帶著格子方帽走在終年落雨的倫敦街頭呢?像有影子疊著影子,黑透了。於是,在這部電影裡,懸疑被讓位給動作(福爾摩斯的冷靜在戰鬥中由動作分解與敵方出招方式推敲中建構),用腦推理還不如來一記頭錘爽快,人物的互動大於敵我交手——觀眾更精精樂道福爾摩斯對於華生的佔有慾,以及與「平生唯一敗過的女人」之間你追我跑的打情罵俏,至於敵人,與其說福爾摩斯延著線索挺進,還不如說,被動讓警探發現死者死訊帶著,直到地圖抵定推敲出最後一處——電影裡,福爾摩斯的推理技術不是那麼通用的,反而是私密的,在地的,例如他總是透過別人靴子上沾過什麼以及氣味來推論敵方與自己身處而處,這是最在地的經驗表露,透過一種「在地」的精神,演出某方面也許不很「道地」、好萊塢的福爾摩斯。

讓我們來說說這個故事中所描述「背後的陰謀」吧。地圖,殺人儀式,得以被對位那背後牽扯一套象徵的殺人模式建構。還有散落四方的小謎團,被吊死後為何復活?如何讓人憑空起火?老實說,我以為這些沒什麼不好,只是,該怎麼說呢?我們這一代也許已經被那些推理小說教養的太精,我們尋求的是,有核心的謎團,一層舖疊一層讓他變成「最大的懸疑」,而又由其中周延出諸多小謎團來,如此一層一層,震撼與驚喜有其層次,謎題解答也環環相扣,甚至可能導向錯誤,或在錯誤中陰錯陽差又兜了回來。那才是屬於智力推敲的暢快感醍醐味,但在這部電影裡,一切的思索都只有唯一目的,那就是「不用再思索」。「錶上銘刻代表什麼?」、「他怎麼被殺」、「他為何沒死?」……我的意思是,他每次丟出一個問題,然後就解開了,而這問題也就沒什麼用,不存在什麼「可以讓我們繼續思考」、「還有疑問」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只是故事的過場橋段而已。就好像以前的好萊塢電影是用拳頭逼出答案來,而這回呢?他文明一點,讓主人翁用拳頭問完後,再用腦袋講一次,但本質上,我看不出什麼「因為是推理而有新意」的故事格局。

至於尾聲,我也深切不是那麼公平。在那個倫敦鐵橋還在修建的年代,邪惡一方已經發明出用無線電控制毒氣噴發轉化的工具,別說那個年代的人想像不到,對螢幕前努力投入的我們而言,也很難想像那個年代的無線電如何厲害,縱然我們知道,在我們這個時代,也許還有可能,那也就是說,若這是一項讚美,我們會說,你看,福爾摩斯可以和未來對決。若是負面的評價,那也許就是,「何以要用那個時代知識未能累積的物事作為根底」,這對觀眾和裡頭角色都不公平,觀眾花了錢,卻只是要看福爾摩斯推理「在我們這個時代是常識的東西」?我是說,他的驚喜面相在哪?為何不能用同時代可能擁有的東西,在敘事上與角色公平對決,也給我們一個好聽的屬於那個年代的故事?

我真的是想不透。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
Sherlock Holmes (2010)
Directed by Guy Ritchie
USA

票根︰2010.01。豐原國際影城

2 Comments

sodom says..."Re: 沒有輸入標題"
> 我是在部隊中看到這部的哦,入伍之後第一次在裡面所看的電影,再來就是塔可夫斯基《鏡子》之開場,很跳tone。我覺得福爾摩斯變成這樣好令人哀傷,與其說是一個名偵探,更像一個小說家。於是我總是在那些推理鬥智的間隙,看見自己周遭的朋友如你,之幢幢黯影,那將眼前物事解離復解離,成素材成知識,落在負重過重而微駝背脊之上,的疲憊模樣。

我現在很能體會一句話,就是"感受,但是不要介入",似乎只有如此,我才能夠視他們為素材。我覺得我對他們投入很多的愛(因為如此,我要書寫你們),但唯因愛,而不能愛(要保持距離,拿捏分寸安排他們在適切的位置),這讓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人了。





2010.02.17 18:59 | URL | #- [edit]
slowpoke says...""
我是在部隊中看到這部的哦,入伍之後第一次在裡面所看的電影,再來就是塔可夫斯基《鏡子》之開場,很跳tone。我覺得福爾摩斯變成這樣好令人哀傷,與其說是一個名偵探,更像一個小說家。於是我總是在那些推理鬥智的間隙,看見自己周遭的朋友如你,之幢幢黯影,那將眼前物事解離復解離,成素材成知識,落在負重過重而微駝背脊之上,的疲憊模樣。
2010.02.16 15:07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99-2441d50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