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謊言或是真理的技藝——《第四類接觸》The Fourth Kind

untitledas.jpg


早從《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於票房上有所斬獲,以「持攝影機的人」這樣以藉手提攝影機鏡頭開展第一人稱敘事以之擬真,姑且稱之「偽記錄片」,至這兩年成為一波風潮,諸如《靈動:鬼影實錄》(Paranormal Activity)、《科洛弗檔案》(Cloverfield) 、《活屍日記》(Diary of the Dead) 、《80分鐘死亡直播》(REC)等電影,以DV影像取代高畫質攝影機,畫面越是搖晃,粒子越粗糙,越覺得有真實感。在這部號稱取材於真實的電影裡,借用黃錦樹的論述書名,電影呈現之技藝可謂是「謊言與真理的技藝」,《第四類接觸》(The Fourth Kind)用了一個訪談的形式,結合採訪、標榜「真實」的實錄影帶、錄音檔等,讓整部電影像是「真實的再現」,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堆老橋段的結合。但正因為,重心移轉到「再現真實」,於是電影的恐怖並不在於「畫面或故事營造之驚嚇」,而在「因為他是真的」。電影本身可謂之毫無內容,但那毫不影響他製造的效果,因為形式就是他的內容。

之於在他之前類同的作品們,這部電影中採用一個有趣的手法,那就是同時讓真實與演出並置,以「同步展示」的方式呈現他的真實。這時候,他的真實不只是靠影像語言,而是那個「並置」的本身,當左右分割畫面同時呈現演員演出的博士和真實的博士,同時展示治療過程的錄影帶和演員模擬的畫面,觀眾很自然接收那個訊息,以演出補足真實中被取消或未說的部分,而以真實畫面的橋段說服自已可能性。

這是一種大膽的嘗試,則無論他說的是真的,還是是偽造,本質上「如何打造真實」遠比真實更讓我有興趣,除了在素材與呈現手法上,怎樣隱(外星人從頭到尾不露面,反而真實),怎樣露(攝影機每到關係時刻都無法拍攝,但又捕捉到那個「將有變異的」瞬間),怎樣動之以情,這其中示現,並不是單純傳達恐怖,而是透過「因為他是真的」,進而才有「恐怖」的誕生。

關於「真實」,我想說的,反而是「不真實」這點。在我看來,電影中鋪陳的母親形像是很成功的,劇中丈夫被殺的女子怎樣扛起追真相的責任,又要面對孩子的疏離,又要照顧失明的女兒,當別人懷疑他時,以保護兒女的姿態戰鬥,最後更因為女兒被抓而甘願冒險進入危險的催眠,那個被誤會的,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的情感層層鋪排而出,但問題是,我們只需要深入想想,便能意會到,之於「真實」,斷裂以及不連續其實才是「真實」的(因為「真實」無法隨時隨地擷取,你不可能隨時開機錄下生活一切),於是電影也自覺的以戲劇橋段補足其斷口,但這樣說來,不就反過來說明,真實的情感,其實必須要以假的類戲劇補足,「真實」度變因為其完整而削弱了。那順暢情感的合理度反而成了這類標榜「真實」的電影最不合理的地方。

從這方面而言,真實如何假,假如何真?而觀眾真的單純因為從頭到尾沒出來的外星人就害怕嗎?或是,當它們感覺親情被拉扯,體驗到電影中母親如何為愛拼搏時,因為那種代入的痛和憐惜,才感到外星人之恐怖。怎樣才能製作出一部趨近於「真實」,又飽含「真實情感」的作品呢?我倒是一直在想這件事情。也就是說,這部電影,是形式救了他。而內容呢?不,形式就是他的內容。形式就是全部。這部電影就是「形式便是內容」的良好示範。

《第四類接觸》
The Fourth Kind(2009)
Directed by Olatunde Osunsanmi
USA

票根︰2010.01。景美佳佳

1 Comments

butterfly.J says...""
一直期待這部電影,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去看
即使後來透過有限電視、被廣告裁切得支離破碎
恐懼的感覺 令人背脊發寒的感覺 卻沒有因此而中斷

的確,討論的中心不是劇情
不管外星人企圖什麼、劇情要什麼起成轉合的結構
它都不討論,而是畫面營造出來的那種壓抑感!
"形式就是他的內容。形式就是全部。這部電影就是「形式便是內容」的良好示範。"
這一席話,讓人很有認同感,理不出思緒的心得
好像被一線曙光引了出來 呵

原來「真實」不是鉅細靡遺地逼出100%的真實度
而是那麼輕巧地使用「不真實」來反襯出「真實」!
怎麼?恍然大悟後
反而讓人被導演...騙得有些不甘心呢!(笑)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
也很喜歡版主的影評^^
2011.05.06 16:12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97-c227a8e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