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上帝的歸上帝——讀丹‧布朗《達文西密碼》


關於《達文西密碼》的話題性與顛覆之思維,藉《破解達文西密碼》一書之作者達瑞爾‧博克(Darrell L. Bock, Ph.D.)云便是「……一個名叫錫安會(Priory of Sion)的秘密會社,成員包括一些響噹噹的人物,如牛頓、波提且利、雨果及達文西。再來是一個名叫主業會(Opus Dei)的天主教組織,且被指稱進行洗腦的工作和介入高壓統治的行動。」、「……耶穌有沒有和抹大拉的馬利亞成婚?他有小孩嗎?天主教會為了要保持耶穌的神性而大力壓制他的「家人」,使後者只有遠走法國?聖經是否在第四世紀前期的一次由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所主導的權力遊戲下產生的文獻,就是在基督教終於打敗異教徒之後嗎?女人的角色和地位在前數百年的教會中是否被大力打壓?簡言之,教會有沒有說謊?……」這確實是會激怒教會或信仰虔誠者的議題,挑戰耶穌的神性,其所觸及,不只是歷史、宗教,而是根本之「信仰」,原來耶穌曾有婚姻、有子女,聖經由君士坦丁授權而被「製造」的,其昇華了耶穌的神性,並抹去抹大拉身為妻子的地位,教會並因恐懼女子之自主思考,以獵殺女巫展開一段漫長的恐怖時期。我們所深信原來是別人叫我們相信的,我以為,相較於書中那些皆露或提出之史實解釋之顛覆性,最根本挑戰人們的,便在於「信仰」這件事。

故事起於羅浮宮館長之神秘謀殺案,雨夜裡館長身死,赤裸身體擺出達文西人體比例圖《維特魯威人》之圖案,並留言尋找蘭登教授,神秘女子蘇非登場,雨夜裡一男一女一邊逃離警方的追蹤,一邊探查聖杯的秘密,背後神秘白子殺手一路追殺,又有第三勢力「老師」在後頭操縱一切……相較於書中的解謎亦即其知識造成之懸疑性,我覺得其情節始構成閱讀本身的魅力,三方勢力(守護聖杯遭遇追殺之錫安會、教庭保守勢力之主業會、背後和主業會接頭遙控殺手尋找聖杯之神秘人物「老師」)互相對立,身後更有白子殺手不停自背後逼殺而來,那最令人感到緊繃,例如故事中一橋段,蘭登與蘇非躲避緊查追殺,至豪宅尋求聖杯專家提賓爵士幫助,雨夜裡兩人隱瞞遭遇追殺成為通緝犯之真象,提賓爵士透露歷史中關於聖杯之種種疑點,大宅之外,警察重重封鎖,白子殺手西拉潛入暗影中隨時都會出手,多方人馬交會,一個歷史的真相呼之欲出,無論是外在張力或著是內在暗伏之知識性顛覆都讓人大呼過癮。只是,當小說發展到後來,變成你追我打之逃亡旅程,而解謎亦成為公式之「按照詩句尋寶」,張力便弱了許多,而故事最終,上帝的仍歸上帝,主角該知道的就只有主角知道,不禁讓人有些悵然,這樣就結束了嗎

擺脫既定印象又要有所實證的方式,首先便是溯源,《達文西密碼》中喜以追溯字根的方式揭露字源,以此證實其所推論,相同的方式,意圖證明聖杯乃指一女子云云,除追溯字根等同於「王室」之外,事件亦可向上溯源,以此串聯其他歷史事件或不相干之事實而達成其愈自圓其說的目的,於是聖杯之形狀,或著說達文西畫作「最後的晚餐」中耶穌與身邊女子之剪影,其倒三角被與古代女神崇拜之倒三角扯上關係,符號本一源,萬事本一家,只要打通一個竅脈,建立其共通類比性,其餘便能水到渠成。

關於語言本身,其成為一種密碼,其構成,其字義與推敲都成為解迷的一部分,這是語言由原來的表意成為「本身就是謎題」,我覺得這是深具德悉達後結構思考的,亦即延異,每一個字符都隱藏著意義堆疊和解釋的痕跡,其可以透過重組字母的方式表達,改變原來順序而成為新字,或著以達文西自創之鏡像文字表達,這是較傾向密碼學的部分,而任意斷句尋找字之新意(如apope可以斷成a pope),或著追溯字源,那便是文字本身的趣味

一個謎題的無限解釋,我覺得,這是這本書中我最喜歡的部分,根據達瑞爾‧博克(Darrell L. Bock, Ph.D.)所說「《達文西密碼》呈現了七個密碼,分別以明確或暗示的方式佈局在故事裡頭。」,以橫向之故事發展而言,其謎題破解後得以進入下一個謎題,推動發展,而以縱向而言,有些謎題具有多重解讀的可能,當我們以為那是某個答案而導引向下一個可能之方向,許久之後再回首,原來原初答案乃是指向另一個,相較於單一答案導向下一個流程,一個解答的多重可能更令我驚喜,因為他將謎給濃縮了,那需要賦予更多的智慧與思索,本書中一個例子便是女性倒三角符號被多重賦意,由一開始指出聖杯、乃至最後導出抹大拉埋藏之位,這是我願意挑戰的方向,去明白或著窮究,一則謎語的深度。


《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e Code
作者:丹‧布朗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時報 2004

書籤︰皇冠租書店。2005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91-35f5098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