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恐怖屋-《機關槍少女》The Machine Girl

200807

好吧,情節就是這樣,斷了手的少女在殘肢上安裝了機關槍,一路殺近黑道兼忍者家族總壇。

(完。)

少女手殖機關槍,會讓人不由自主聯想起由Robert Rodriguez導演的電影《恐怖星球》(Planet Terror),其中讓一個斷了腿的舞孃腳蹬重型機關砲大戰活死人,一樣是血漿不用錢似潑墨揮毫。如果你硬要追求意義,這部電影可以用另外一種眼光來解讀,電影裡頭女孩追查弟弟死因,發現乃遭學校不良少年虐待,一路追查,欲要對方認罪,卻遭遇少年們的家長變本加厲對待,甚至追殺,於是女孩反過來,以血還血,殺出血淋淋百來分鐘的復仇故事來。電影中的情節再三突顯,女孩對抗,不只是同儕之間的排擠與鬥爭,而這一切,更可能來自家庭(其誇大面,女孩初找上施虐者家庭投訴,對方父親不由分說拿高爾夫球棒狂歐,母親則抓住女孩的手沾上大量麵粉,扯入油鍋中炸,女孩一抬手,整條手臂金黃麵粉裹蝦似成為大型天婦羅),施虐者的父母包庇或是豁免了這些傷害,乃至以此為傷害二度傷害受害者家屬,而當女孩大行報復,孩子們的家長則反過來扮演受害者之姿,再度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組成「受害者戰隊」,身穿戰隊裝手持各式精良兵器對決女孩。

當然,我的建議是,這種電影根本不需要意義。不需要意義正是它最大的意義所在。電影中搶眼的,不只是女孩與同輩的對抗,那種種荒謬至極的屠殺方式,更有看頭是女孩如何以身上奇淫道具對抗那些超出他想像的敵人。女孩一路追殺,對抗的是忍者加上黑道家族,技藝加上天生教養,壞得如此理所當然,兩邊互相砍殺,女孩失去了手臂,於是裝上機關槍,以重型兵器對決忍者種種忍具,最強兵器乃是鋼鐵發刺螺旋奶罩,徒進身時以之破碎敵人胸部,而少女這頭,機槍電鉅成為身上道具,將人體當作任意撩刻的水果雕塑或是黏土,毫不遵守物理法則與人體醫學施以種種殘酷死法,變形有之,破碎有之,粗糙的特效以及滿缸滿缸噴出的假血,將死亡與殘虐卡通化了,當這樣不合常理的虐殺累積到一定程度,噁心與恐怖感被荒謬以及「看你接下來還有什麼能現」的好奇心壓制,電影在一種又愛罵又想看的情緒中看完。對我來說,這是一部恐怖屋一樣的電影

《機關槍少女》
The Machine Girl (2007)
Director:井口升 Noboru Iguchi
JP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9-b85d562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