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肉肢殘塊裡手牽手奔向夕陽——讀高見廣春《大逃殺》

rhyyht4fff.jpg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要彼此傷害呢?

若將之比擬為遊戲的話,那便是像「轟炸超人」、「彈水阿給」一般,於特定場域裡以打開磚塊所得到之各種道具想方設法清除掉檯面上除了自己以外的生命體的遊戲。小說中道具是一開始便分配好了放在軍用包包裡,內頭可能是手槍或鍋蓋。於是那便延伸出「打倒對手以收集更多資源」勇者打敗怪物收集寶物的形式變貌,但說到底,這樣的譬喻,終究是以我們所知的的遊戲那以粗粒子數位圖像構組而成的破爛場景,並且死了永遠能在接關重來。(頂多腳尖踹機台罵聲操!)但若遊戲只能玩一次,且抽掉中間保護級的屏幕讓彈水阿給、炸彈超人所佈下之刀弓炸彈所造成之損傷具體呈現,肉體被傷害,被摧殘,穿孔打洞不再是瞬間消失於螢幕而是展示生命受傷至消亡的過程(流血、疼痛、皮脂層下竄起的血脈、細菌感染、抽搐……)相較於遊戲「不是生就是死」、「死了只是離場」,生命其實是以「雖然沒有死但會受傷並慢慢衰落」、「死了便再也回不來」這樣更複雜充滿變因的情形存在,這其中不止包含著純遊戲對決徒動腦考較體力的成分(怎麼活?誰死了?怎麼死?),而更因為心理狀態-恐懼、愛、遲疑、畏縮,以及生理與外在環境等使得一切難以估算。

那便是大逃殺。參加者在封閉場域裡一場消磨對手生命值最後只剩下我一人的生存遊戲。

為什麼要舉行大逃殺遊戲呢?小說中解釋乃是大東亞共和國「因應防務需求舉行之戰鬥模擬訓練……實驗過程的內容相當單純,即讓對象班級的學生彼此戰鬥,直到活下最後一人,以調查其所花費的時間等資料……」一個班級的人數是這樣龐大有四十多人,充滿各種人物典型與風格的角色(癲狂者、革命先烈、傳承者、懦弱者、為了生存不擇手段的人、無感者……),故事中不停的切換主要人稱視點,一一鋪排其經歷其死狀,並交代其過往與個性,一開始或許會對書中描述種種怪奇炫巧的死法感到噁心或著疑惑,但如果換個方式來閱讀,嘗試將重心放在學生們於僅存的時間裡所經歷,其所體悟以及死亡瞬間所意圖呈現傳達的寓意,在角色前往自己的敘述終點(死亡)的過程裡,他們如何思索自身存在並與旁人互動,於求生存經歷中進入自己心頭「最裡面的房間」之抒發、和解,或者留下憾恨乃至標誌著某種諷刺或著揶揄的味道永遠閉上眼。那便會發覺,一個班級四十二個人,他們的生與死,都有獨特的意味存在。讀者對死亡種種形貌的反感或遺憾,在某種意義上,也正突顯生存的那微秒間美好的事物。

人性的各種樣態、對於生存的慾念與欺瞞、抉擇,不小心或蓄意至人於死,生命之脆弱,這樣說來,書中的角色,讓我感到,最幸福的不一定是活著的人,因為只要存在,便必須繼續戰鬥,能令讀者稍感寬慰的,反而是在遊戲的過程,達成生命某種目的或醒悟的人,例如確認彼此之愛的戀人、友情、臨死之前只想見你一面的愛、寬容與救贖,哪些在死生之際顯得那樣溫柔的言語:「沒關係,我們起碼做了該做的事。」、「就算遲早要死,我也要見你一面。」我們從暴亂的颱風眼裡見到一點點溫暖的微光。

小說中虛設出一法西斯集權國家「大東亞共和國」,雖然沒有實際去描述其社會結構和國情,但透過故事進展中孩子們對於自身生活的不滿與零散法規與禁制的描述(統治階級掌握絕對權力、種種箝制與鎮壓、禁止搖滾樂……)那樣層層禁錮從根底壞掉了的「爛國家」(小說中人物多次語),如果說小說只是單純描繪一個班級中學生彼此對抗,那終究只是在試驗人性或著展示為了生存表現賣血賣肉的感官式小說,但《大逃殺》為這個遊戲設定了一個超脫遊戲之上,遠比一個班級數人們相殘殺或著遊戲魔王更高遠更難以撼破的箝制者,於是當小說主角結束他們班級上的生存遊戲,故事並沒有結束,戰鬥持續,對手並不只存在於遊戲當中,制定這個遊戲的設計人才是真是該戰鬥與之對決的對象,於是小說由初始的「個體與個體」、「團體與團體」、「個體與團體」的戰鬥逐漸延伸,之後更擴展到主要角色以電腦入侵竊取密碼更改頸圈之爆炸機制「參加者對抗遊戲規則」、以及主角們存活但並不走到遊戲的預設結局(獲得榮耀?政府照顧終生?)一反勝利者之姿反過來對決那原該賦予他們榮耀的高層,出現「跳出遊戲挑戰設計者」這樣的情節,至此,始點出《大逃殺》戰鬥的深層意義,也使得《大逃殺》不只是操弄小撮人如原始人持刀斧相鬥的野蠻困獸鬥,主角由一開始不想戰鬥,到了最後「這次我就投入遊戲,直到勝利為止」,去對抗一整個國家,大喊著「GO!一直跑下去」以堅持信念、打倒不義者的革命精神持續戰鬥下去。那一剎那,《大逃殺》殺超越「為了生存而戰鬥」的意圖才突顯出來,有什麼是比活下去更重要的。

(川田章吾說:「彼此互信互愛,相互扶持……」)

(欸,典子,就算帶著傷害,也可以活下去吧!)

說到底,在那樣充滿肉沫碎塊、陰鬱生命彼此衝突激盪的殘忍描述裡,在那覆蓋的腥紅色濾鏡下,核心依然是很青春熱血的,少年漫畫手牽手奔向夕陽那樣的。愛與純淨。


書名:《大逃殺》
作者: 高見廣春
譯者: 楊哲群
出版:木馬文化 2005

書籤︰2005.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79-bad03fd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