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尼克的故事——《蜜月變奏曲》A Perfect Getaway

4add845dc9e7a.jpg


那近乎舞台劇的張力,一對新婚夫妻到小島上度蜜月。路上遇到兩對男女,聽到一則關於鴛鴦殺手殺死新婚客的消息。新婚夫妻這下開始緊張了,路上這兩對男女,誰像殺手呢?那故事真是說道現代人心坎裡了,陌生地,萍水客,城市傳說所要傳達無非如此,整個城市教養的對立面,那些律法與公立制度無從阻攔的,「人心隔肚皮」、「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越是文質彬彬越是滿肚壞水」、「上錯了車子」……在野地裡,被剝除的,只有城市裡被賦予的防衛,被放大的則是恐慌,誰要害我,誰是殺人者,情節每在其中擺盪擦撞,以為終於靠向對的那邊,卻發現對方更讓人恐懼。最鬆懈便需要最防備,最防備又往往若有所失用錯了力道,城市人神經質的一面在言語試探與弱雞般的表現中表露無遺。但那並不是故事最精采的部分,而在於「扮演」。當角色彼此討論電影構成方法,談到「幌子」「懸疑」,「第二幕轉折來了」,當壞蛋抱怨「你們老是想看到壞人伏誅的情節」,當惡人談情說愛「當我轉頭那刻,有誰為我按了暫停鍵」而畫面裡捲上的海浪與衝浪客忽然停了下來,那是一種與「觀眾」、與「電影本身」對話,挑明了對螢幕外或螢幕本身(作為電影本身)的挑釁或交流(我知道要安排伏筆,我知道要使用誤導,但問題是,對「誰」?電影裡或電影外的?)我更覺得有趣的是,大家都想說「我是尼克」,尼克是誰?尼克的故事可不是海明威筆下那個美國小子,自成一格展露屬於美國的成長故事。海灘的,孤獨的,印地安營地的,死亡的……現在,尼克的故事又有了新一章。關於「扮演」,以及「扮演的崩壞」——城市教養的破滅,以及「一切就是敘事,而敘事就是為了欺騙」。(電影欺瞞觀眾的,劇中人欺瞞劇中人的……)


蜜月變奏曲
A Perfect Getaway(2009)
Directed by David Twohy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77-34a17b8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