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製造浪漫——讀《浪漫的復活》

1589370717.jpg


何以是浪漫的復活?閱讀編選者傅傅先生之序,始知乃是出於《幻影城》雜誌創刊詞,傅傅先生在序中提到,《幻影城》所追求的浪漫是具備現實性的浪漫《幻影城》「並非寫實主義下的寫實性,而是作品背景的時空和內容之如物需具有現實性,雖然已未來社會,超現實為題材,只要在創作過程中作者對這些時空有充分描寫,說明,能使讀者移入情感....... 」我以為這是很有趣的,原來有這樣的背景與要求啊,本書中收露諸作,似乎也是依照此而編選。

本書收錄泡阪妻夫<木花山訪雪圖>、連城三紀彥<菊花塵>、小杉健治<鄰居>、天藤真<在空中飛翔之死、栗本薰<超越現實的離奇事件>等。

泡阪妻夫<木花山訪雪圖>有趣之處在其中出現之重要道具,也就是所謂「機關畫」,其中提到馮黃白所繪之<木花山訪雪圖>,畫家之名別有玄機,出自聊齋誌異,畫也玄怪,於燭光下觀之,漫山紅葉能變濃紅,葉隨火動,若於月光下一觀,則山翻成白,遍野如灑銀箔,這樣仿若魔術一般的夢幻之畫,讓人神往,小說中角色說明此畫作時,舉了一個關於詩人其角的詩句「終宵無月,惟吉原處處皆明月」,原指斷句之逗號不同,句義也隨之相反,若照之原句「終宵無月,惟吉原處處皆明月」,乃有江戶寂寥,惟花柳之地吉原燈火通明之意,若斷句成「終宵無月惟吉原,處處皆明月」,則意思全變矣,我很喜歡這類小故事呈現的機巧。

連城三紀彥<菊花塵>,見到題目與作者,立刻直覺聯想起之前所閱讀的《一朵桔梗花》,姑且戲稱為花系列之諸作,事件背後的原因,其奇情與迷團設計往往相得益彰,甚至,其作中讓我震撼的,往往是超載而富於轉折的人之情念,那些隱藏在事件後的動機,如此迂迴而迷離,心之迷徑遠較真實詭計難以破解,其情節描述軍人自殺,書中之「我」深入追蹤之,意外發現事件不單純,一朵大瓣菊花與一首詩句:「大輪菊花散盡,讓其一片花辦染上吾之血跡,濁世之秋」隱藏解謎的關鍵,如何「無罪的殺人」,也許,驅使人自己殺死自己,也就是自殺,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如何佈局?小至一朵菊花也隱藏殺機,設若大輪之菊為天皇象徵,妻子如何構陷天皇死去的消息,而後使丈夫追隨天皇而去,這倒是我閱讀心理詭計的新鮮經驗。


書名:《浪漫的復活》
作者:泡阪妻夫等著
譯者:黃鈞浩等譯
出版:新雨 2001

書籤︰購於茉莉書店。2006.10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69-a194431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