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什麼都變了——讀郭敬明《無極:電影異結局小說全見版》

1589370632.jpg


我倒覺得,小說作者不只改編了電影,也添入其他動漫作品的片段,於是許多設定與橋段都讓人似曾相似。諸如小說開頭高手們施咒比試,那由施術者腳下湧出以籠罩整個廳院所製造出之獨特空間,便類似日本CLAMP漫畫《X》中施術者每每在決鬥前必須施放的空間術,甚至兩者連施放後的台詞都是差不多的,「能在一瞬間就做出這麼大而且完美的矩陣封閉空間來,果然很厲害呢」

小說寫法頗得說書人精華,層遞似的,第一個角色出場時完全符合我們對於該類型人物的想像,而後讓與既定形象完全不同之第二位打敗第一位,而後又出現第三位。同樣的,小說中每個人都有第二重甚至第三重身分,每一次揭露身分,力量便有上升一層,情節相應作出翻轉。

比較可惜的也許是,這畢竟是一個,缺乏人物的故事,所有對於人物的形容,全都是既定的套語,出場的人物除了「英挺」、「俊美」、「總是露出微笑」等看不出人物內在個性的描繪,例如描寫北公爵無歡登場,短短三頁出現了四五次「邪氣的笑容」。我們感覺不到角色的存在,只覺得是些在名字上被賦予意義的人形物體為了實踐創造者強加於他們身上以此演繹命運的木偶劇。 相較於作者能用簡短的文句描摹出精細複雜的動作,在人物上頭的乏味是令我覺得震驚的。

書之標題打著「電影異結局小說全見版」之名,深入細究之,始得知,據說電影導演扣起了電影結局,交與小說家依照自己的理解推敲結局,但無論是電影又或小說前半段,我覺得這故事背後有個「人類無法超脫」、「英雄無法抵抗命運」 這般希臘悲劇似的底蘊。人類再如何奮取始終無法抵抗命運播弄,「誤會」、「時差」令人徒呼嘆嘆,小說前段與電影相合者便是如此,光明大將軍為了拯救帝國,要奴隸中跑的最快的人穿上盔甲入城護主,並交代手上沒有武器的,就是王。當奴隸昆崙進入皇城時,王正好持劍欲殺王妃,昆崙因此誤殺了王。這是第一重誤會,昆崙當時身上著大將軍的盔甲,人們以為乃是將軍殺王,這是第二重誤會,昆崙救走了王妃,懸崖邊願意自己從高處跳下只求放王妃一條生路,王妃由此對大將軍但其實是昆崙的這人生出愛意。這是第三重誤會。雖然設計是不合理的(通常是「王有武器而旁人沒有」、「為什麼王避難要避到屋頂上呢?」),但這其中由於「誤會」(因為不認識而錯身而誤殺)、由於時差(昆崙闖入正好是王舉刀的一刻)造成種種命運之拖磨。但小說的後半部將前頭製造的命運之無奈與悲劇性完全推翻,而翻轉再翻轉全出於人為,「無關命運」、「一切原出於人為算計」,希臘神話似的人性悲壯消失了,電影與小說起始身帶「無極」卷軸的滿神退位,小說成為人類欲望與智力推敲的決鬥場,我不喜歡電影,但對於小說的結尾,亦然覺得有些不妥,因位小說結局的「一切乃因人為」,完全推翻了小說前頭不住強調的「無極就是命運」、「人竭其力終究失敗」而只能苦嘆天意奈何之悲劇性。電影與小說各自表述,也許才是這部故事由其中人物到外在呈現媒介的終極無極終極命運-和起始之念頭相比,什麼都變了。


書名:無極:電影異結局小說全見版
作者:郭敬明
出版:圓神 2006

書籤︰借自台大圖書館。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65-038a7ad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