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命運播弄——讀盛和煜、錢鈺《夜宴》

1589370621.jpg

沿襲莎士比亞《哈姆萊特》骨架與情節,《夜宴》以此翻寫為中國式家庭宮闈悲劇,姑且不論重寫之後新舊版本的比較,光就小說之閱讀而言,我覺得,這是個精彩的故事,場景一換而為五代十國,小說文本中填充大量中國風物,人物必然身懷絕藝,劍氣縱橫輕功任飛揚,其中宮廷水榭,小橋流水,渾然是山河風景,伶人舞優走於其間,唱越人歌說吳儂語,女子以花汁染紗紅,攬銀針繡金線,更有契丹王掠邊犯境王子交換,將中國時空物事巧妙填充代入,散發出濃濃中國風味。明清小說中有不少作品喜以巧合製造情節波瀾,命運播弄之下,情節大起大落,總因為時差、誤解而造成憾恨與悲劇,《夜宴》改寫自《哈姆萊特》,也是個命運操縱,或曰之,以精密交織之時差與錯誤認知結構而成之悲劇。那其中太子再見昔日情人,愛意未曾說出口,情人已道出,自己成帝王之妃,一時情人變母子。或太子好友數番尋太子,偶遇戲班中女孩,卻是世家之敵,其戴起面具意外成為女孩情人,其拼死為女孩續命,甘願與太子兵刃相見,卻也因為一只面具,讓女孩誤會情郎已死,自戕而亡,種種巧合,因為時間錯過了,因為真相總是少掉關鍵一塊,於是情人錯肩,朋友反目,喜劇成悲。情節固然巧合,但我以為,這些刻意之巧合也必須有縝密的結構作為後盾,小說意圖達到此,例如暗戀太子之少女殷青女誓死追隨太子,甚至當政治交換成立,太子遠赴契丹異國交換人質,少女一路相隨,但太子在半路上早就被掉包,青女不知,契丹人見來換之太子被掉包,卻苦無證據證明,此時青女挺身而出,以太子妃身分證實其乃為太子,契丹人以假戲真做的心態,威脅二人乾脆就地成親,青女明知對方非其所愛,猶然甘心拜堂立誓,有名而無實,青女本欲一死求全,卻遭契丹大汗所救,青女只求回中原獻唱一曲,等待他的,卻是滿懷政治恩怨的無明夜宴,這一連串情節連鎖,透過巧合、時差與種種錯誤認知,情節幾度起落,操縱閱讀者的內心,本來以為是假的,卻又要承認那是真的,承認真的,卻又要犧牲自己,等到要死了,卻讓人救了,救了以為安心了,其實是邁向更淒涼之終局,我不免張曉風老師在<未絕>一文中所說,「把不該死的弄死,該死的且不讓他死」,小說中將此發展到了極致,該知道的總沒傳達,不該這樣說的偏偏變本加厲談,片面的真相比謊言更恐怖,由此造成所謂的悲劇。

小說的情節以塊狀排列。一件大事如何發展,逐步推敲,其中衝突為何,而導出結果,大塊之間,彼此又有小過場相連,這些小過場可以弛緩緊湊張力,最重要是,提供後續情節做出呼應或伏筆。如小說中其中一段為宮廷角力,裴殷兩家在殿上一邊敷衍聖上,又攻擊彼此,殷隼遭受諷刺,想到對方乃是所愛少女之父,又不能發作,情緒轉折驚人,皇后又登場,裴家老臣大呼,叩見皇后,剛竄位又奪前朝后為妻之皇帝直問,如果是皇太后,自己與他有所關係,便是竄位,如是皇后,自己便為王,到底是何者?皇后要做出抉擇,裴家老臣的命運也要做出選擇,這如何轉如何接,好看煞人。

宴無好宴,命運播弄,使這些人們注定於這場生命的大宴上同杯/同悲,小說結尾一場夜宴,更帶領故事走向崩毀之高潮,貫穿其中,小說人物全然依造「本我」行事,厲親王為愛為權篡位,殷隼為愛可與摯友形同陌路,婉后心中常懷報仇之願,而造成愛之不完全,端看小說中人物直著想完成自己的願望,卻因為外力相加而逐漸變形,或路途迢遠,或達成願望卻與本心違背,人心之變,才是造成命運播弄之主因。命運並不可怕,是人之心,那些愛或恨,期待或欲望,使它終將令人閉上眼,迎面撞上那不忍目注之殘酷現實。



書名:《夜宴》
作者:盛和煜、錢鈺
出版社:麥田 2006

書籤︰借自台北市立圖書館。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64-24dce9c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