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漫畫般的小說——讀佐藤友哉《電影般的風格──鏡公彥理想的殺人方式》

1589370607.jpg



故事的前半部份以雙線進行,鏡公彥的老妹自殺了,年輕人大槻不請自來,捎來妹妹遭人強暴的內幕錄影帶,並透露犯人的身分為何,詢問公彥是否要報仇,公彥依照大槻提供的資料,決定獵捕強暴犯的女兒,分別是三二九亞紀子、祈答院唯香、藤堂友美惠作為報復。

另一條線便是鏡公彥的朋友明日美發現自己能短暫的「看見別人的看見」,她能看見連續刺殺少女的「殺人魔傑克」殺人的瞬間,她與一同發現屍體的祈答院浩之決定一同追捕連續殺人犯,同時,殺人犯也注意到明日美的存在。

作者在故事行進中,佈下種種謎團,於故事尾巴獲得壹次性的解決。例如鏡公彥這條線中,鏡的老哥竟然能隨時查知鏡的行為、鏡的老姐彷彿永有神祕的占卜能力,暗夜裡偷偷放走他獵捕來的少女之人是誰?誰是殺害自己妹妹的兇手?走的是「復仇者」路線,明日美的故事中,則圍繞著追查兇手,反被殺人魔追蹤的,「逃亡者」的路線,兩人故事時有交錯,製造不少閱讀趣味,例如鏡綁了人丟在後車箱,卻剛好碰到自己姐姐和明日美想搭便車,明日美和鏡約會,關鍵時刻竟然看見殺人魔便在約會地點的二樓殺人,而鏡則發現自己想獵捕的祈答院唯香就在不遠處,各懷心機的兩人必須隱瞞對方進行行動,這種誤會的群戲所製造出來「曖昧」、「誤解」、「隱瞞」等種種因為不同行為引發的落差,分外惹人興趣。

與其說這是一本推理小說,我想若曰其為「奇情小說」、「獵奇小說」會更為貼切。故事結局揭曉,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理由和正義殺人。姐姐為他人應有的尊嚴殺人,鏡為了保護自己妹妹的清白殺人。這其實並不算是推理小說,而應該說是「奇情」小說,用超越常識的方式表達故事(共視、多重人格),而以扭曲的感情作為所有人的動機,也就是說,既然沒有足以遮蔽人之詭計或迷團,那便扭曲角色的心吧,人物要有多變態便多變態,劇情多天馬行空便多天馬行空,裡頭又有雙重人格、又有機械人、又有共視現象、連續殺人魔,亂倫與性,琳瑯滿目要什麼有什麼,就是獨缺推理,圖一個「所料未及」之「爽」字罷了。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書中的譬喻和象徵,乃至對話中相關指涉,幾乎都以日本動漫畫角色和現象為主,諸如「你簡直就像是李小狼」(庫洛魔法使男主角)、「這樣下去,就好像紅色夏亞之於薩克的關係啊」(這是不才我私自模擬的),若移植到台灣,可能的語法就是「他這樣搞下去,就快變成劉文聰了啊!」、「以這樣的說法,這樣的選擇就好像是『我愛黑澀會』中的美女選拔一般。」,台灣沒有相應的動漫傳統,只好舉時事或當紅節目舉例之。老實說,那不僅是根深於該特定文化者始能理解的惡趣味或所謂「傳神譬喻」,乃至他是屬於「次文化的」,中文版只能憑藉大量的注釋作補充。也許故事對於非該文化讀者而言,總覺得搔不到癢處,也許能由這看到輕小說某些暗傷,根據的解釋,輕小說定義乃是「輕小說(Light novel)是一種文學體裁,以十多歲的中學、高中生的少男少女為主要讀者群取向,通常使用動漫畫風格作為插畫的一種娛樂性文學作品」、「其中也有部分作品是自電玩、動畫、漫畫改編。」,「動漫畫風格」「電玩、動畫、漫畫改編」因為地域、流行、時尚而有不同的發展與特色,如果換了地域與文化場域,其所展示出來的吸引力,也許會變成阻力也說不定。本書便是一個範例。


書名:《電影般的風格──鏡公彥理想的殺人 方式》
作者:佐藤友哉
譯者:夕唯
出版:尖端 2006

2 Comments

sodom says..."Re: 没有输入标题"
> 佐藤友哉的作品有打算割愛嗎.
dear,我也都是借的呢
2012.04.20 22:59 | URL | #- [edit]
阿何 says...""
佐藤友哉的作品有打算割愛嗎.
2012.04.01 15:4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60-6c36e15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