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蒙面情節/情結-《假面騎士The First》(仮面ライダー THE FIRST)

200807




惡魔組織修卡綁架本鄉猛之後將它改造成為生化人,本鄉猛在覺醒之後反撲,立誓打倒修卡拯救這個世界…….

我記得那是台灣的有線頻道還被叫作「第四台」的年代,那時且連報紙節目表上都還沒打出有線頻道本日節目單,我和弟弟每天一早起來守在電視機前,就為了在第四台自製的「本日播映節目單」(那通常在第零台或第六台)上,把那些胡亂插片不知道哪個兒童台一時興起便播出的特攝節目播放時間記下。

我在還好小的時候,便曾經和很多保護世界的英雄見過面了。

長大後觀賞,除了偶像魅力之外(WAT的瑛士甚至在其中軋了一角),實是為了再見到還好小的時候,承諾會保護世界的英雄們。

那可是假面騎士喔。

素面輕裝,強調流線感與動物擬態,結合人體完美肌理與某個時代的美學標準(那頸間一飄一飄的紅圍巾),假面騎士身上可以看到諸多特攝英雄的特徵。理所當然的「為了愛與正義」、「美形惡役」、「不得已的戰鬥」、「因為愛而覺醒」種種特攝元素之套裝組合,還附贈假面騎士最令人熱血噴張的「飛車特技」,看這樣一部電影,倒不是為了看「好電影」而來,而是為了看「想看的電影」。「想看的」不一定是「好的」,但我願意為了那些它曾予我的,諸如記憶、鼓勵、愛與感動,而變成更好的。

有兩者可供注意。一者乃「主角如何由惡反善」,也就主人翁戰鬥的理由。雖然我們已經熟知劇情,但還是好奇,那個「本鄉猛在覺醒之後反撲,立誓打倒修卡拯救這個世界…….」,但所謂的「覺醒」要如何表現。電影安排本鄉猛為科學研究員,為身為記者的女子展示美麗的水結晶,其狀如冰,以顯微鏡細觀之成現六角形纖細層理,本鄉猛有感而發「為了美麗的物事而奮鬥」。當身為記者的女子因為報導之故,將遭修卡組織滅口,出任務途中,本鄉猛驚見天上白雪飄,雪之結晶透過其精微複眼觀之,那麼美麗讓他想起水結晶,「為了美麗的物事而奮鬥」,則世界如此美麗,女子立於遠側亦曾勾動他心理深層的什麼,於是本鄉猛覺醒,就此棄離組織。而其思想中「為了美麗的物事而奮鬥」,則在情節推演中,成為那名女孩,則拯救世界與拯救愛情放在同一陣線,理直氣壯便要戰鬥。

一者乃其中展示之蒙面情節/情結。這一點頗可考就這類特色電影的敘是優劣如何,那牽涉如何在短短九十分鐘內濃縮那種「蒙面英雄的愛與苦」,將這類特攝片乃至超人電影裡頭「成為另外一種面貌」可能遭遇的情感衝突完整濃縮於其中。簡論之,也就是如何表現面具裡外引起的愛恨糾結不同構成趣味。相關議題如面具裡喜歡的人喜歡面具(女主角對假面騎士有好感卻不知道他是誰)、面具裡喜歡的人討厭面具裡的真面目(女主角對假面騎士的真實身分有誤解)、兩個面具的對決等等,特攝英雄的愛與愁就在此——我愛的人恨著我,卻愛上帶著面具的我。那是假面之愛的極致,「愛上的根本是面具」。這是連騎士也覺哀愁,假面不由哭泣的根源所在。





《假面騎士The First》
仮面ライダー THE FIRST(2005)
監督:長石多可男
原作:石ノ森章太郎
JP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6-3837eff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