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飛起來啦!佐藤友哉——讀佐藤友哉《鏡姊妹的飛行教室》

1589370607.jpg


在閱讀完《聖誕節的恐怖份子》之後,我曾經打定主意,不再閱讀作者佐藤友哉任何一部作品。倒不是裡頭彷彿水杯滿溢就要因表面張力而滲出的不得意,而是因為那股子酸到底的餿味,徹底對於現狀、對於讀者與書寫感到不滿,而那種不滿,並不是藉寫作技巧或內容技巧的呈現,而是挑明了耍潑抱怨,讓整部小說在斷頭失重的情況下結束,甚至未曾結束。在我看來,如果該書真的有所謂「恐怖份子」存在,那麼這名「恐怖份子」便是作者佐藤友哉自己。

但我還是閱讀了《鏡姊妹的飛行教室》,忽然之間,我又有了願意繼續等待佐藤友哉下去的動力。

《鏡姊妹的飛行教室》絕對是一本充滿娛樂性的小說。他集合了少年漫畫小說中最熱門的元素:生死絕境、未知的領域、充滿個性的角色、探到底的心理分析以及熱血、醒悟、翻轉,還有暢快的對決。「教室因為地震沉到地底下了,只有少數學生倖存」,以這樣的設定為舞台(楳圖一雄之《漂流教室》?望月峰太郎《末日》?),作者安排了諸多各有任務性格激烈衝突的角色,看她們如何在求生之餘,完成自己的願望,而不同的行進路線與堅持之間,又產生種種衝突(高見廣春《大逃殺》?黑武洋《肅清之門》?),其中涉及了信念之爭、過去的暗影、少年成長與愛恨對立,那裡頭充滿了滿滿的故事可說。

小說隨著生還者一一浮現,展開一連串求生的故事。小說中角色各富特色,鏡家三女鏡佐奈尋找失聯的妹妹鏡那緒美,財團繼承人祁答院家姐弟尋找集團實驗品「鬥牛」,圖謀殺之,更有平常是膽小鬼到了危難時性格反過來第一個使壞的死小鬼園部、堅稱完美之人才能活下來,用吉他戰鬥號稱狂牛殺手的妙子、也有想為自己妹妹報仇的少女沙里與他的活動人形道具同學「村木」,小說中角色兩兩為一組,各自在不同地方醒來,隨著情節發展,逐漸顯露她們的目的,而在各線並進交錯之時,互相侵軋產生衝突。我要衷心讚美道,佐藤友哉真的是非常擅於說故事的人,他首先讓追殺鬥牛之祁答院家姐弟登場,而另一頭,身患無痛症,進一步為了追求痛感而殺人的江崎,則被眾人視為牛人,更讓鏡那緒美纏上了(以那緒美的說法,是「附身」),在小說還未完全交代罷出場人物之時,透過祁答院姐弟與江崎幾次交手互動,鬥智鬥力,獵與被獵之激烈動能使小說始終維持在一種緊繃的張力中,我以為,這就是一種說故事的才能,作者完全能掌握讀者情緒的起伏,不使小說行進中有任何冷場,而更進一步,由此埋下伏筆。

幾名人物各有其過去,性格也各不相同,相差異的性格同時反映於齊一事件中,便造成不同意志的激烈衝突,由此造成行為上的對立。那交錯的核心點便是「生存」,在無從抗衡瀕臨絕望的死境中,這些角色念茲在茲,是生存,也是凌駕生存之上的問題,誰決定生存?若人可以分為弱者與強者,那是一生下來就決定了的嗎?或是在成長過程中由命運趨使?那是否不可改?若可改,是否可以依靠努力而改變一切呢?而弱者便註定失敗,不能生存嗎?而如果自己可以選擇強或弱,那麼選擇了又如何?弱者等同於失敗者嗎?由「強弱」連結「生存」,小說中安排種種角色,讓他們展演各種不同的情緒反應,以自己的生命和決斷回答這些問題。諸如受盡欺負的圓部在無人看管的空間中,第一個失控,村木看見了自己的缺陷,卻反而要傷害那得以引領自身的人,而「牛人」的身體明明到達人類極限,卻又被視為是實驗品,是弱者,那麼,究竟什麼是強,什麼是弱,如何定義勝利,如何決定失敗,怎麼直視「生存」,小說由此搬演翻弄人性,我覺得這是這本小說最好看的地方,而由這樣的論調重新審視《聖誕節的恐怖份子》,我好奇,那是否亦是佐藤友哉與過往自己的一番對話,當讀罷《聖誕節的恐怖份子》,再讀到《鏡姊妹的飛行教室》最後,「所謂的飛行教室啊,就是把有能力與沒能力,以及有自信與沒自信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在那間毀滅的學校中強迫學習吧,學習如何飛翔。」、「飛翔就是要從自己原本的位置,向上進度到更高的位置」,我倒覺得,飛起來的,不只是鏡家姊妹,還有佐藤友哉自己!

你也開始飛行了嗎?佐藤先生,此後,也請帶領我們高飛。


書名:鏡姐妹的飛行教室——鏡家事件外傳
作者:佐藤友哉
譯者:陳君怡
出版:尖端 2007

書籤︰逆轉讀書會選書。感謝大師兄。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59-6ec30a1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