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密室講義——讀《密室.墓園.死亡電梯》

1589370744.jpg


十四篇短篇,十四個密室,閱讀之後,才深深感覺,所謂的密室並非我刻板印象中 被關起來的房間,而是一個更廣泛的 無法進出的空間,所以高速移動的快艇或馬車可以是密室,置換,移動,障眼法,欺其思維或感官無從察覺之死角或迷障,我現在才發覺密室的引人之處,在於他之所以是密室,正因為他不是密室,而如何以為他是。

這些短篇的結構,通常是由人物切入,引出人物,發生事件,舉出疑點或是解釋規則(成因 證詞),再來便是所謂的搜索或解謎-亦即那個由謎團而至解答的移動過程,最終則是破解詭計,有趣的是,這十四篇短篇,偵探往往專注於手法上的破解,對於宛如機械精密的邏輯推敲或手法拆解知之甚詳,但無論如何深入,對於所謂的「動機」,卻總是簡單帶過,或經由第三者之審訊而知,經常可見的模式是,兇手自白或著經由第三者如幫兇或是警官於結局短短三兩言提及「因為我...... 」,在我看來,我之所以會對推理小說感到恐懼或著執迷,通常是因為「人心」的部分,知道「一個人為什麼要殺一個人」,那背後的「惡意」、「無奈」所推動的力量總令人思之斛簌,而再精妙的設計,若沒有動機推動,與我而言,除了讚嘆,是再無其他想法的,也許我怕的,始終是「他怎麼想的」,而後才是「他怎麼做的」。

我也發覺,密室的破解,往往便是在作者藉人物之口解釋如何建立之時,這構成一個悖立,一方面他豎立起一個「常識無法飛躍」的「思維的高牆」,一方面他卻又暗示,只要你能繞過他,便能輕易到達「顯而易見的終點」,亦即,解說的越詳細,看似堅固越不可能破解的手法,便越能由其解釋中尋找出破孔或入口,換個方式說,作者在解釋手法的同時,便在為破解手法佈線,那之後偵探或著警官如何循線已破,並非「他將發現新的什麼」,而是「他組織起原有的什麼」,是驗證而非發明,是尋隙而非穿孔。




書名:《密室.墓園.死亡電梯》MURDER IMPOSSIBLE I The Mammoth Book of Locked-Room Mysteries and Impossible Crimes
作者:麥可.艾詩禮
譯者:柯清心
出版:遠流 2006


書籤:購於博客來。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56-26d8732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