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隨手記——讀森博嗣《詩般的殺意》小感

imageq.jpg


1.女孩死在密室中,當出現第二名死者,該被懷疑的對象出現了,美少年歌手有最大的嫌疑,女孩甚至懷疑,他是否照著歌曲殺人呢?但想不到,歌手自己也死了,那真相到底是…..這樣的故事,我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栗本薰的《我們的時代》。

2.我會想,這個系列的主軸,到底重心偏在師生戀那塊,還是推理這部分呢。有時候我甚至以為,這該不會是以殺人為點綴的戀愛故事吧。關於推理小說的部分,如何強調「行為之不可能」「手法之不可解」,渲染恐怖或神祕,表現某種特異,這些都不復見,有的就是「發生殺人案了」,以及「我愛教授」如此的情節推進而已。

3.我最喜歡的,反而是那些無關小說情節的段落。那些藉著屋中人物思索道出的某些靈光乍現。例如這一段,『在森林的漆黑陰影裡,充滿等離子的空氣在四處游走,風咻咻的呼嘯聲彷彿近在耳際。這種感覺雖然跟「恐怖」最為相近,但明顯地是迴然不同的東西,這是毫無生命感的恐怖,無法跟妖怪和瘋子聯想在一起。黑暗成了次要的效果,所以光源的昏暗根本不是問題所在。光是一種電波,電波是磁氣的振動,振動只不過是電子的迴轉運動,人類的視覺只是接收器而已。但是現在眼前所見的,是包含著那句「只不過是」的理論化真理,以崇高的形式展現出來,把圓周率、虛數和次方數的關係,以式子表示的純粹方程式所表現的一樣令人無比驚奇。 這世界上沒有東西能比完全的純粹還要恐佈。去理解時所產生的畏懼,和理解後產生的顫慄,是人類思考中本來就有的。自太古以來,人類就有對事物感到驚奇的情緒,從這種本能的恐懼和本能的慾望中,衍伸出那樣的感覺。沒有言語能表達出這種感覺,正代表著語言表現尚未成熟。恐怕大部份已進化的人類,都能在沒發覺這種現象的情況下繼續活著。』那其實是用科學理論解析世界,也就是最粗淺的萬物始源,但當那一切屬於形容的情感的文字被瀝盡,代之以冰冷的無情感的語句解析世界,彷彿是俄羅斯型構主義所謂陌生化,世界的光度變得不一樣了。對我來說,那竟然像是詩一樣。


書名:詩般的殺意
作者:森博嗣
譯者:謝如欣
出版:尖端 2005

書籤︰台北市立圖書館。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52-8e6ca44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