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比推理更多——讀《天衣無縫》

1589370708.jpg


據本書編者黃鈞浩所言,書中收錄各篇小說,均以「奇」為主。辻真先<迷犬羅蘋與魔杖>中一人一狗成為主角,豪宅中老婦夜半尖叫,眾人闖入,發現豪宅中到處是水,卻找不到滲露的痕跡,那麼,水從何來?日常生活之謎也充滿無比的推理樂趣。梓林太郎<黑暗谷之死>是我看過最可能也是最笨的殺人方式,山中發現男人屍體,附近留有女子腳印,警察一路追蹤,終於找到可疑的女子,但這女子,外出遊玩完竟也重傷就醫。這其中潛藏什麼未知的秘密?男人又是從何而亡?而我最喜歡則是島田莊司的<天衣無縫>一篇,甚至讀到最後,竟有一種忘情站起想拍手的衝動。小說之成功,不只是因為其內中情節之難測,更是因為其人情之溫厚,令人嘆之惜之。

從手法而言,<天衣無縫>可見推理小說運用小說形式之妙。小說開場,以第一人稱的「我」開始描述整啟事件,「我」於酒吧中與經理閑扯淡,描述起關於七年前一番奇事,自稱「紫電改研究保存會」會長的尾崎來拜訪「我」,描述二戰時墬海的戰機紫電改被撈出,機體蓋完整無缺,顯見駕駛人並無逃生,但也沒有傳出駕駛身亡的消息,而紫電改被撈起的同一天,同一地點有另外的飛機掉落。尾崎與我針對此作出一番討論,最後作出駕駛員乃是偽裝墬海而實為逃跑,逃避二戰時自殺任務,後見飛機撈出,自慚自殺。尾崎以駕駛員和「我」有親戚關係做出威脅,要「我」前往紫電改研究會所在地,抄寫會員住址至信封上。「我」無奈前往,抄寫罷始還家。「我」後來追問母親,並無這樣的親戚,只能推敲是尾崎搞錯人,整件事情彷彿一樁鬧劇或著整人節目橋段。之後「我」更是莫名其妙接到「比薩斜塔拯救委員會」的捐款感謝函,但自己根本沒有捐出任何款項,「我」與經理為這些荒唐的世事哈哈大笑之際,一旁喝酒的男人御手洗潔插話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本身就是一件異常的事情」於是開始為「我」推敲,最後作出驚人結論。「我」這才發覺,有一件他從未料想到,足以翻覆他人生的大事在這期間發生了。

小說很巧妙擷取了主角「我」所經歷的時間,若將這則人生意外的插曲當作獨立事件來看,確實很奇妙,且令人摸不著頭緒,但經由喝酒的男人細細追問,串聯起「事件前」和「事件後」主角「我」所發生和經歷的種種,不合理的異事便成為思考縝密的犯罪。如果事情先後按照順序法依時間一一歷述,並不令人感到奇怪,但作者將情節折成數段,先告訴讀者「有什麼」,而這個「有什麼」彷彿成為敘事的全部,但事實上,「有什麼」的前後,各自還有「因為什麼」,如果能找到這些重要的線頭,「有什麼」才能擴充為一全景的真相。我現在才明白,推理小說,讓讀者知道什麼以及隱瞞他們什麼,都足以造成結果的不同,而更老道的是,小說中主角「我」所敘述的事件本身,包括紫電改駕駛員失蹤之謎等,就像一則設計完美的迷團,成功轉移讀者的注意力,讓人搞不清楚,「謎團」在哪裡,用「謎團」掩飾「謎團」。

小說中推理與事件之奇,固然讓我訝異,但真正讓我拜服的,卻是小說中呈現的人之深厚情念。小說中讓尾崎自述身世,尾崎且講起當年隨日軍進駐中國的往事,描述自己當年可是夢想幫猶太人在滿州重新建國的計畫。所謂「歷史的修正作業」,當「我」明白整樁事件始末,與對方手法之高妙,傷心且震怒,甚至譴責自己,但等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想起尾崎那段話,忽然而有「我至今仍為他所說的那段話感動不已…….我相信那是他青春時代的夢想,是他的真心話。」由此,「我」的心情逐漸好轉,甚至覺得,自己所失去的,根本沒什麼,東京人的格局太小了,但是「你一定要讓紫電改飛翔天空喔。」一個心境轉折,受害者轉化自己的心境,以其寬厚反過來為曾經傷害自己的人許下期許,甚至願意相信他,人的肚腸之寬與心境之美,比事件之奇更讓我覺得感動。


書名:《天衣無縫》
作者:山村美紗、都筑道夫、辻真先、梓林太郎、原寮、島田莊司
譯者:黃鈞浩
出版:新雨 2006

書籤︰台北市立圖書館。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51-2fd98d4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