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獻給少年與少女的跳躍——讀筒井康隆《穿越時空的少女》

image23.jpg

<穿越時空的少女>故故事線軸很簡單。中間的時間跳躍,可以繁延出諸多故事來。跳躍時間產生諸多未然和應然,使然與必然之拉扯,預期會發生和終將發生的時間差也將構成諸多事件,此外,原始懸疑(誰造成一切)也始終未散。這些都構成一個可以無限延展的故事梗概。但真正美麗的部分應該就是在,來自未來的少年愛著我。「有一份愛來自未來」,縱然故事最後,少女記憶被消除了,「而我有一天,會遇到他的。」那種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構成故事最美的部分。那意味著,愛的可能發生,美好將來的可期性──總有什麼等在遠方。對於少年少女來說(原文登在以國中生為對象的雜誌上),那是如何美好的贈禮。

獻給少年與少女。這本書是何其美好的禮物。書中收錄其他兩則短篇,<無止境的宇宙>憑藉的是平行宇宙的概念。一場實驗爆炸,讓事事不美好的少女飛彈進入其他平行宇宙世界中。其他世界看似補足原始他的不足(對於外表的,事業的,愛情的…..),但每次實現之餘,卻又讓他發現更多急需修正處,而讓他有了原始世界更好的想法(好不容易到達完美世界有了雙眼皮,卻發現愛的男人從資優生變成流氓,到了自身有才華被認為是明星的世界,又不堪其擾……),<噩夢的真相>則是一連串心理解謎,自己害怕什麼,弟弟害怕什麼,生活中諸多恐懼都可以從小事件中發現其源頭,而發現原頭才能除魅。進一步面對恐懼。這些原始概念都是很有趣的,當然,我們可以在手法上發現,小說家為了配合閱讀之預設年齡層,作了什麼改變,例如<無止境的宇宙>中,首先描述少女的日常生活,但在之後章節,小說家跳出來夫子自道,講述平行宇宙的概念,而後才能繼續演繹小說。「作者介入」方便故事行進,但小說家同業們也許會指出讓故事自己說話的寫作信條。這時候我們也許可知外緣(讀者年齡)造成的影響。又如<噩夢的真相>,一切皆有解,除魅的概念固然現代,但恐懼何以如此淺層,弟弟害怕上廁所,曰廁所旁有怪女子持利剪,或恐怖人頭,只因為母親談笑間威脅「不像男生乾脆拿剪刀剪掉你小雞雞」或爸爸失業種種影響。那樣的影響論又失之簡單。但會這樣子說,為一能證明的,只有,「在書寫手法」上我不是恰逢其齡的讀者。但那些故事的原始概念,依然是老少咸宜的。甚至,我該遺憾的,應該是,我沒有在最美好最恰適的時候,讀到這些故事。若然,則那樣精神的衝擊,該有多美好。如果真有跳躍時空的方法,我真把這樣一本書,獻給年少世代的我。


書名:穿越時空的少女
作者:筒井康隆
譯者:張秋明
出版:獨步文化 2009

書籤:購自2009台北國際書展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50-3d13353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