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礙你喲--讀新堂冬樹《愛你愛到吐》

1589370643.jpg


小說所收錄短篇,核心可以視為一種「愛的變形」或「變形的愛」。或著我們可以問,「愛的極致」是什麼?<半藏的黑痣>中半藏愛戀著學生時代的美麗美麗女孩,終生不忘,任何人事物都可投射出女孩的身影,可謂是一種「痴」了,但他實踐「愛意」的行為也卻極其扭曲,傷害、攻擊、極盡殘暴的制裁。<小玲來了>演譯愛的功防守備工事,丈夫始終認為是因為自己出軌導致妻子瘋癲,因而百般隱忍,那是愛的防守與消耗,妻子的愛轉化為一種傷害,內耗的結果,是愛的消止或移轉,但這於焉不是「第三方」的愛情謀略?三方攻城防備進退有度所表露愛意的手段俱帶著一種傷害。「變形的愛」則表露在行為上,也許應該這樣說說,「□□變形的愛」,□□可以是任何扭曲的情感與行為,但若以「愛」為名,那便能無罪化,可以被接受嗎?<英吉的房間>中老父細數不肖女兒的作為,而後開始回憶自己過往如何「愛」女兒,那些粗暴的行為被拆解為「愛」的實踐練習,但由女兒的觀點,乃至旁觀者看來,那並非「愛」,而是一種專斷或曰殘暴。那麼,如何去區分「愛的變形」或「變形的愛」呢?我焉有其大能,能指名什麼行為是「愛」,而什麼是以愛為名之暴行?於是小說便產生高度的辯証性與可讀性,我們無法驗證愛,便無法驗證其他種種惡念敗德,而當一切乖違與粗魯被預設了「愛」的大前提,是「愛」還是「礙」,我們如何將手指指向他人,言其非,說其是。

小說另一獨特的部分在「敘述觀點」,如<半藏的黑痣>敘述者半藏拼命強調自己的好「創校以來的秀才」、「品性好到沒話說」……,唯一的圈點是臉上的黑痣與名字,因此總被人取笑,敘述者是半藏,於是不管他作了什麼,始終被美化,但由與他接觸的人之言談可以發現,半藏事實上乃是自我中心、肥胖又矮小、面容醜陋、個性卑鄙之人。這種敘述者講述A而情節卻帶給讀者B的觀感十分獨特,有一種「當面看人說出精緻的謊言」,看他如何厚臉皮自圓其說,將敘述成為一種說謊的藝術,殊為有趣。而半藏再其中種種異行,是會讓人覺得厭棄的,而藉由這個獨特的觀點與腔口,小說在結尾營造一重再一重的驚奇,在極短的篇幅內波瀾不斷。同樣的方式亦運用在<英吉的房間>上,小說初始藉由老父親之口,描述女兒對父親的種種惡行。美名照顧,實則虐待。正當讀者產生同情的心緒之餘,父親開始回憶過去,卻原來女兒長大的過程,充滿父親各種肉體與精神上的虐待,父親一邊揭露這些驚人的過程,一邊以「愛」作為其暴行的解釋,讀者分明感受到其行動中的惡質,但又必須與敘述者夾述帶議的「愛之鞭策」進行辯論攻防,而藉著敘述者的拿捏捉放,真實得以有所扭曲或隱瞞,於是便有了「原來如是」之翻轉或著真相揭露。


書名:《愛你愛到吐》
作者:新堂冬樹
譯者:吳鏘煌
出版:小知堂 2005

書籤︰茉莉二手書店。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43-cf2abf6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