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荒涼舞台。單口相聲。-—讀西尾維新《食人魔法──匂宮兄妹之殺戮奇術》

0010389806.jpg


我沒有看過這個系列其他作品,但對我來說,這樣一本小說是蠻令我覺得失望的,我以為它的格局其實是很小的,用這麼多字去成載這麼稀薄如泥的內容,實在是一種浪費。當然我自我辯解那也許正是所謂「戲言」系列精妙之處,亦即是透過碎碎唸以各式言語呈現思辯過程,這方面的經營誠然令人驚喜,但我總覺得,小說情節與內容其實與其故事敘述者思辯之內容是不相搭趁的,小說情節只能用鬆散、乏善可陳形容,有人被邀約參加關於「不死」之實驗,他去參加了,同伴都死了,他崩潰了,他又好起來了,他到案發現場埋伏,他發現兇手了。以上。故事結束,或者讀者會以為我只是在敘述梗概,但這其實就是故事的全部,故事甚至連較能勾動讀者情感的互動細節都沒有,有的只是彼此言語的膨脹互捧,透過小說中人物動不動就驚嘆號的嘆辭與作者的修飾語,透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出現的人好像多重要多棒多恐怖多要緊,但卻無法營造相匹的情節,於焉只看到一堆「隱藏在另一個世界的」、「世界第一的」、「影響世界發展的」、「最有錢的」、「最沒人性的」、「收攏一切惡的」這樣空泛的形容詞,動不動就是「最強殺手」、「人間失格」、「頂端人物」(這麼說來,簡直回到小時候看倪匡的衛斯里傳奇那般,大家都高來高去,動不動就影響世界),但怎樣「最恐怖」、「最厲害」、「最沒人性」,什麼是「最強」、「頂端」,抱歉,故事不負責講解這些。但這不正應該是讓故事膨脹起來好好聽填滿故事最豐美部分的精華嘛?於是小說充起量只是讓一些木偶掛著上頭寫著「我最□□」(裡頭請填入個性形容詞)、「我是□□□」(裡頭請填入諸如「天然呆」、「傻大姐」、「硬直女」等典型人物)出現在荒涼的小說舞台上,甚至連舞台本身都沒搭蓋好,就讓角色們相殺一番彼此下場,而主人翁就只能賣弄我們所謂「崩壞」、「暴走」、「差一點又要陷入那個境界」之類連讀者都能預料的老套情緒反應,我覺得這是一本「說故事能力的不足」與「想像力不足」的作品,薄弱的情節與毫無想像力的發展,讓故事只能像是單口或是雙人相聲那樣依靠舞台上的敘述者拼命澎風吐嘈,但一連結看來,整體而言是非常貧弱的。何以說「想像力不足」而非「毫無想像力」,那也是如上文所云,小說中花了諸多篇幅進行概念性的思辯,諸如何謂「不死」、何為「強弱」,那些構辭與意義上的左右互搏反語悖論等經營確實是有趣的,但老實說,那又如何?這些部分與故事的連結性非常稀薄,故事情節無法反應或承載這些思考,就算抽離任何一段,或是將這些思維性的片段獨立出來,又有何不可?

我覺得如果有所謂的「輕小說」傳統,這本小說正好蓋括而完整的,承載它發展到現在所有的缺點。


書名:《食人魔法──匂宮兄妹之殺戮奇術》(ヒトクイマジカル 殺戮奇術の匂宮兄妹)
作者:西尾維新
譯者:陳君怡
出版:尖端 2007

書籤:錦城租書店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40-c53d743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