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冷對抗——《PUSH》

112esswwwwweeww.jpg

我對這部電影有一種單純的好感。也許是因為,他在一座我們很熟悉,她們卻拍得很陌生的城市發生(香港市街的超異能戰),魚鱗龜甲似層批分鄰的市街、水缸打出渾濁氣泡的魚市場、佛堂、那些鬧轟轟的鬧街與小巷弄破爛屋村,在異能者的面前,何嘗不是一座陌異的城市。固然這部電影的情節,其實發生在哪裡都沒有關係,他並沒有真的深入香港城市的核心。但那些瞬光捉影的城市造像,就像電影裡角色「觀察者」之設定乃是「透過別人眼睛凝視他人所看」,這部電影何嘗不是透過「他者之眼」也就是「鏡頭」探照我們熟悉的東方城市。

我也喜歡他裡頭的「緩」,明明應該是彼此追逃的對決,但電影裡的異能者像是城市的幽靈,她們不屬於城市,城市也不屬於她們,她們更不屬於彼此,擦身瞬間,明明恩怨情仇瞬間爆發該是流火四射諸天降下火球之類的衝擊場面,但都讓她們以言語,以彼此心照不宣的明示/暗示給淡化了,事實上那似乎必然如此,因為電影中「觀察者」能看到不確定的未來,那意即是說,在一個「決定了大前提」的時間軸下,在這一個奮力搏身其實是無意義的,「你的未來再更遙遠的時候已經決定」、「你會死在那時候」,又或是如電影中超能者「推手」的設定,「眼神對視便能催眠」,則殺人何需搏力,自殺或要敵方繳械不是更方便。因為如此,這部電影部是那種「肉身」的對抗,這真的是「精神面」的對決──第一層意義是精神異能力的對抗,第二層意義則是精神面向意志力的抗衡──一種冷對抗。這就是我喜歡電影的第三個原因,他成為一部超能力版本的「大騙局」、「鬥智遊戲」,因為主人翁們想作什麼,只是思考,敵方都能藉由能力看見,於是主人翁想出方法,他把大家該做什麼寫在紅包袋裡,交代她們必須時才能打開,只要沒有預先想到,就不會被探知。而他自己呢?則拜託能消去記憶的能力者抹除腦中計畫,連他自己都按表行事。於是電影最後半小時,觀眾和電影中角色一起感受那份「無知」,我們都不知道接下去會怎樣,但那一切被抓著打跌到谷底一面倒的表象背後,都在又一次「打開紅包」的時候獲得翻轉,她們徹底利用超能力的漏洞以之佈局反擊。「你能視人所視又如何?」、「如果給你錯誤的印象呢?」諸如此類,那種連續翻轉的力道是很過癮的,那才是敘事的「超能力」。


好橋段
1. 劇情中設計主人翁們想作什麼,只是思考,敵方都能藉由能力看見,於是主人翁想出方法,他把大家該做什麼寫在紅包袋裡,交代她們必須時才能打開,只要沒有預先想到,就不會被探知。而他自己呢?則拜託能消去記憶的能力者抹除腦中計畫,連他自己都按表行事。於是電影最後半小時,觀眾和電影中角色一起感受那份「無知」,我們都不知道接下去會怎樣,但那一切被抓著打跌到谷底一面倒的表象背後,都在又一次「打開紅包」的時候獲得翻轉,她們徹底利用超能力的漏洞以之佈局反擊。「你能視人所視又如何?」、「如果給你錯誤的印象呢?」諸如此類,那種連續翻轉的力道是很過癮的,那才是敘事的「超能力」。劇情描述,她們都在追一個皮箱。團隊中能變出物體者變出ID卡搭電梯到能憑物體追蹤來處的人感應到的大樓,拿出皮箱中物品。然後用自己的能力化出一模一樣的皮箱。主角抹消記憶後,醒來後打開自己的信,到指定地點去拿皮箱,被壞人的人馬偷襲,因為她們看到主角會去哪。但她們偷到的箱子,早被另外的團隊成員拿假箱子偷換了想不到箱子中視假的,她們用兩個箱子。能看見未來者知道自己會死在「老虎」之前,主角要他什麼都別想亂走,搞不好可以逃過。觀眾看到他亂走了,但他最後還是走到有老虎商標的倉庫中,能看見別人想什麼的異能者拿槍指著他,我們以為他玩蛋了,結果消除記憶者背後殺出解圍。看見者料想不到。主角去救女主角,但女主角被催眠洗腦成為反派。主角正要被解決,他電話響了,隊員說按照信裡指示這時候打給他,要求談話對象卻是壞人頭頭。他告訴頭頭說,可以跟他說皮箱去處,但要放走主角兩人。壞人答應了,押到大樓從櫃中拿出皮箱,正要滅口主角,另一派壞人(是能看到別人想什麼那的異能者的勢力,主角當初故意給他看見地點,好讓她們這時候趕來)來了,三方大混戰。最後剩下壞人和主角和主角的愛人,壞人要愛人殺主角,說你們交往不是真的,主角乾脆打開皮箱,把皮箱裡能改變異能者的葯打進體內。那種葯沒有存活者的紀錄,除了主角愛人外。主角立刻死了。壞人離開。主角又醒來,原來真的皮箱早被他藏起來。剛剛是演的。他的愛人跟壞人上了飛機,愛人打開皮包,發現紅包袋(主角在計畫開始之前拿信給他時,愛人問,哪時能開,他說,當你開始說真話的時候),愛人以為現在是真的了,打開來看,發現袋子裡只有年輕時候主角和他一起去玩的情侶照片,由此證明她們真的是情侶。於是愛人幹掉壞人頭頭。

伏筆許久後澄清。他的愛人被壞人催眠,你和主角交往是假的,愛人自己也不確定,直到跟壞人上了飛機,愛人打開皮包,發現紅包袋(主角在計畫開始之前拿信給他時,愛人問,哪時能開,他說,當你開始說真話的時候),愛人以為現在是真的了,打開來看,發現袋子裡只有年輕時候主角和他一起去玩的情侶照片,由此證明她們真的是情侶。於是愛人幹掉壞人頭頭。


Push (2009)
Director:Paul McGuigan
Canada | UK |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38-3ee6b6f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