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我愛葛洛莉——《女煞葛洛莉》(Gloria)

112e11ss.jpg

我愛葛洛莉
——《女煞葛洛莉》(Gloria)





電影從哪個時候開始吸引我的呢?就是當Gloria手提高跟鞋,躡手躡腳帶著小男孩走下公寓大樓來到外頭(上下好幾層都是搜索他們的黑道像是玩小精靈那樣在不同的格子裡來回移動),他有些想要放棄這麼莫名其妙改變他生命的小麻煩,於是推著男孩要他快跑,到這前幾幕還拼死跑回家的男孩,這一刻大概也意料到這女人是他唯一的依靠,於是打死不走了,就在拉扯之際,黑道大漢搭著一台轎車遠遠呼嘯而來,看到他們在對面後,還很守交通規則的在迴轉道彎了一圈才瀟灑駛到Gloria面前,而Gloria明明看到黑道車子從街角那頭殺過來了,不動不閃也是好氣概,然後兩方隔著搖下的車窗對峙,當然會先丟些「垃圾話」,一邊說我們怎會對小孩怎樣呢?一邊說夠了喔我還不懂你們嗎之類,然後,無人的大街上,氣氛一凝,Gloria就是不交孩子,坐前座的頭頭對後方三個大漢使一個眼色,就在大漢還沒動作之前,Gloria從他隨身背包裡掏出一把小手槍,對著搖下的車窗猛烈開槍,大漢未掏槍先掛掉一半,駕駛急馳往前,但Gloria還不罷休,身一轉,雙腿岔開,對著奔馳的車子就是子彈連發,下一刻,一台轎車就這樣翻倒路面,沒有換子彈,沒有猶豫,沒有太多的吶喊或是猶豫,也沒有什麼子彈時間慢動作槍火飛花或是處裡微物的運鏡,但就是令人不容喘息,一瞬之間,Gloria一打五,輕鬆掛掉一掛黑道加一台車,然後,他還拿著槍,已經轉頭對著街道另一頭大喊TAXI了。

從看到這一幕開始,我就決定要愛這個女人。Gloria。

前情提要是曾經是黑道老大女人的Gloria住在破敗公寓裡,不過是到隔壁借個咖啡,鄰居開了門,卻塞個小孩給他,跟他說,作老公的是黑道會計師,因為找上公權力願當證人,要被滅門,但望Gloria保護這名孩子。包括他手上記錄一切帳目的筆記本。一場逃殺就在這之後展開。

Gloria甚至丟下他的貓。(唉,整部電影裡,我就為這頭貓牽掛良久。黑道還在大樓裡搜尋,警方人馬剛到,Gloria決定帶著男孩離去。誰知道男孩一出門就往自家樓層跑去,Gloria只好丟下手邊的貓,選擇男孩。)

那之後,他還要放棄很多。生命曾經建立起的。包括有型的財產。無型的——與親人的關係(公車上他遇到自家叔叔卻不歡而散)、和過去決定(這幫殺人的黑道本來也和他是朋友) 、乃至是舊情人(電影最後就是他孤身支人殺上老冤家的老巢要求談判。)

基本上,他們的逃亡可真是逃亡。電影幾乎沒有真正在走的情節線可言。前景是不存在的,沒有人保護他們,整座城市都潛伏著敵方的人馬與危機(連電車都作了一回敵人,Gloria下車了而男孩卻沒有,Gloria只好搭下一班車再追上去。),電影裡就是一連串藏與躲,在不同的旅館裡寄宿,拿槍指著每個敲門的人包括送花的門房,有一回躲到自己的家了卻只像是回到旅館,那是真正的逃亡,或說放逐,城市容不下他們,整個體制容不下他們(媒體報導Gloria綁架男孩。整部電影槍聲隆隆卻永遠沒有警察趕到。)必須和過去切裂,未來又不知道要去哪裡。

電影的敘述便擺在Gloria與小男孩的感情。他們永遠意見相左,卻又在相左之中培養出一種互相依賴的個性。大人與孩子,女與男,戰鬥者與依偎者,收時的人與攪蛋鬼,母親與小孩,殺人者與無辜者……對比越是鮮明,那其中的交流與隱隱的溝通便越動人。

Gloria的輝芒由此建立,他是母親,也是情人(男孩老用情人怨懟的口吻對他說話。),Gloria很狠,Gloria又很有愛心。Gloria很堅毅,Gloria總是值得靠的。Gloria是塊硬石頭(他跟男孩說,老娘現在要到對街酒吧喝杯啤酒,你可以選擇進來找我,或就這樣離開。),Gloria其實心腸很軟(Gloria進了酒吧,卻跟酒保說,欸有一個不能說的原因反正我不能回頭,你可不可以幫我看,街角是否有站著一個男孩或他正向我們走來呢?當酒保搖頭,Gloria連酒都沒喝,又追出去了沿街尋找)

電影中有一個橋段安排很令我感動。那是開始後不久,Gloria帶著被滅門的男孩來到墓園,要他隨便選個墓,假裝那是他爸爸的,然後對那個石碑說話,說什麼都好,「死人最後都會在一起」,「這樣你會好過一些」,男孩照作了,而在電影尾巴,Gloria獨身闖入敵方老巢,經歷一場大戰,連目睹的觀眾也不知道Gloria死了沒,鏡頭轉到小男孩的身上,他按照與Gloria的約定,等不到他人,就自己搭車前往匹茲堡,但到了以後呢?小男孩說,Gloria,我有按照跟你的約定,自己來了喔。然後,男孩要計程車帶他往墓園,他選了一座墓碑,對他說話,他說,「Gloria,我知道你死了,但是呢……」,,我真的好喜歡這個橋段,那男孩說出他心中真正想說的,並把Gloria認為是重要的人。那一瞬間,Gloria前頭奮勇拼搏,叼著菸穿著套裝狠辣對抗一整座城市的身影,忽然變得柔軟,因為有人真心記得他,不是他的家人,卻在遙遠的地方想像他存在,試圖跟他說話。那時候,Gloria完成逃亡的最後一個步驟,為了前往,並成為誰的終點。


《女煞葛洛莉》
Gloria(1980)
Directed by John Cassavetes
USA

PLACE:信義威秀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35-d3b5df6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