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戰爭幕後——《麥田》wheat

112e11ssssaaa.jpg

戰爭幕後
——《麥田》wheat



電影以長平之戰為背景,拍的卻是「戰爭的幕後」,不見大場面之軍馬對峙,沒有夜裡篝火緣戰線引燃但見魅黑夜空下一點火箭射出而後拉出火線之後萬千遠比火光然亮的狼子眼光。他拍的是一座「軟城市」、「內裡的城市」,因為男人都不在了,趙國一座小城裡,剩下一群女人守著空蕩蕩的城池,等待丈夫歸來,偏偏河畔飄來兩個秦國逃兵,身上還插著秦兵追捕時射出的箭矢,於是理所當然被認為是趙國人,這下可真有所謂戲劇的衝突性,兩個秦兵必須偽裝成趙人,並且天花亂墜在它們版本的故事中把戰爭的一切顛倒過來,讓趙軍大勝,秦軍失敗,好一圓他們是勝利者歸國的謊言。當然這樣的故事並不是沒有,《我們不是天使》( We`re No Angels),兩名逃犯來到小鎮,誤打誤撞被當成牧師,於是展開一場「人間的罪人」成為「小鎮天使」的戲碼。但當這樣的故事發生於大時代之下,有一個深厚的背景(戰亂,烽煙,離散…)支撐,喜劇也不免悲了起來,縱然有笑,嘴角扯起也不免多了諷意與無奈。《麥田》的好看之處就在於此,他由舞台探照燈照不倒的地方(高熱鎂光燈下戰士們在不同的戰場亦噴出熱燙燙的血來),來看這部瘋狂的對抗戲碼。新的角度構成一種新的解讀,在兩個簡單的謊言「我是趙國人」「趙國已勝」在多次敷衍與鋪陳之下,傷害變成榮耀(秦國兵在敘述的版本中把屠殺的雙方換了過來,趙人坑殺秦人,惹得一旁婦人們齊鼓掌。),逃跑變成往前(太前面了反而到了敵國),而前進又成了後退(國家的旗幟被反過來升起,勝敗易位),這其中構成了很多異於討好人的點,包括說故事人怎麼用一點謊言改造整個戰爭(那一點奇思妙想、種種嫁接而生分明枝枒亂錯卻讓人以為壯碩可靠的虛空大樹、種種巧合與「又過了一關」的驚險),這一場不見血的爭戰背後種種諷刺(只有螢幕前的我們知道這眾女眷欣喜與嘲弄背後指涉的對象其實終究都是自己),還有那個喜劇拆台,角色一腳踏空發現一切只是個破佈景──在這個故事中,佈景是實的,英雄卻是小鱉三幹假的,於是觀眾在發出罐頭笑聲後,發現掉落地板上整人窟窿的,其實是自己──所謂的「扮演」被拆穿的那一刻。

只是,「扮演」被拆穿了以後呢?故事走到某個程度(他們開始說故事,女人相信了。或是在秦兵越發得意忘形,以為諸事皆宜的時刻),我們已然知道故事隱隱的結局。真相的凸顯,真實與謊言的對峙,說故事人如何面對故事壁壘之後那些明燦燦的真實揮舞起的刀槍,但之後也就是這樣了。這個故事在回到真實之後,就再也沒有前頭那個「故事還活在『故事』」裡頭的力道。只剩下必然的崩毀。這是電影中故事的情節。也是關於這部電影後半段著力的描述。


《麥田》
wheat(2009)
Directed by 何平
Chin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34-b7f2667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