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112e11.jpg

一種消費
——《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



純屬個人觀感,我想說的是,這是一部很爛的電影。雖然我依然在電影院裡哭得唏哩嘩啦的。但我依然要說,她是一個有好的橋段,卻是連故事都說不好的電影。

首先在於說故事的方式,他一邊採用多視角的敘述方式,讓每個人來說一段,又把時空切得稀巴爛讓時間前後挪移(聚焦於女兒控訴母親,法庭由開庭到結案的那段時間,回憶由此插入),問題在於,時間已經夠混亂了,一旦時間無從凝聚,電影起始「女兒為何要控訴母親」這樣懸疑而充滿張力的命題,在時間的前後迂迴之際被消逝了,觀眾如何一邊累積那個「你為何告他」的質疑力道,一邊為那裡頭「眾人與病童相處的回憶」而哭得唏哩嘩啦,更別提,因為敘事人不同,導致我們不知道感情該往誰身上投射。當然,只要看過原著小說的人,應該可以指出,多敘述人稱正是原著小說的特色,但是,親愛的,這是一部電影,在有限的片長裡,你甚至連故事都說不完,被迫刪除諸多原著情節(小說中父親與母親從悖離到合好,行走於犯罪邊緣的哥哥,還有律師與觀護人的隱密愛情都被刪去或改寫),那為何要抱著一個毫無助益的形式呢?只為了讓故事更破碎?

那些橋段自然令人落淚,但我要說的,那其實並不是我們買票進戲院看這部電影,而是電影在消費我們的感情,患病女兒為落髮而自卑,母親二話不說剃了髮陪她逛街,父親怎麼樣也要帶沒有多少時間的女兒到海邊,溫柔凝視著女兒蒼白的臉。還有同樣染病的女孩和男孩在最後時光裡的末日之戀…..那裡頭調度的,其實是很基本的親情,愛情,是一種愛,我們會因此落淚,大半是因為,那觸動我們生命裡的柔軟處,想起類似的生命經驗,或是雖然沒有發生,但卻感同身受的體驗,那是一種關懷,一種共感。這種橋段甚至不需要拍得好,只要點到,觀眾自然淚漣漣為之動容。但你為何不能把一個故事說得更好,去尋找和想像更富有意涵且能打動心靈深層的情節,而寧可用這樣通俗的橋段應付了事,消耗觀眾的感性。要讓大家哭有什麼難?讓好人受苦,讓人無悔付出,親痛仇快。真正該在意的應該是,在情緒的渲染與釋放後,然後呢?那是很沉重的東西,但問題在於,如果只能拿來逗人家哭,那不過是一種消費罷了。


《姊姊的守護者》
My Sister's Keeper(2009)
Directed by Nick Cassavetes
USA

PLACE:景美佳佳戲院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32-8f45221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