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輕喜劇,重起來-關於《33分探偵》33 Bu Tantei

20080725


我非常佩服這部戲劇的創意,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真相,會有多無聊呢?於是出現了這樣一位偵探,在案子道出兇手之後的三十三分鐘之內,連環拋出更多的翻案可能,牽親拉戚帶出更多疑凶與犯案手法,務使出場眾人「人人有嫌疑」,且挑戰各種不可能的手法,變「可能的犯罪」為「不可能的犯罪」,那其中種種倒錯與天外奇想,佐以各式推理小說與戲劇中常見要素,足以令熟稔熱衷此道者絶倒,也讓初窺推理世界者嘗試一種新的可能。

第一回裡,將要結婚的新娘被發現倒臥血泊中,不到幾分鐘,兇手有了,證人也出來了,凶器與證物俱呈,甚至連動機都送上,這樣便也就可以結案了,但我們親愛的偵探鞍馬六郎卻於此時登場,他認為這一切不是這麼簡單,由此開始一連串快節奏的推理。我以為鞍馬六郎這種種浩大的、要動用各種不可思議道具的推理,原比原始的殺人手法要困難多了,雙胞胎詭計、換裝巧謀、利用大型建築物搭配會消失道具的複合詭計,種種設想足以令人瞠目結合,偵探解說時同時搭上幻想畫面,正常世界中的角色們在其中盡展神經質演技,且不時由幻想框外插入問,「有需要這樣嗎?」「哪可能」,不停吐嘈反諷,可貴的是鞍馬六郎源源不絕的推理思考,一環接著一環,漏洞百出又自成一套,一翻在翻,時間一久觀眾也如我也不免恍神,這究竟是推理的進步還是退步?分明離真相越遠,但又可以從其中看到,人們的想像力可以擴寬深遠的怎樣的地步

觀賞時固然讓人發笑,但之後回想,電視劇到了尾巴,兇手還是一開始那人,但隨著情報的匯集,以及賦予每人行兇的可能性,電視劇巧妙使情節導向「只有他一個人的理由令人動容」、「但正因為這樣的理由而不得不動手殺人」,於是那其中所展示真實的愛或恨,不得不然而必然,忽然使殺人這個行徑悲傷起來,「如果他就是兇手,那多令人悲傷,於是我才希望別人是......」偵探的這番告白,其中包含著某種溫柔的人道關懷,相較於那些清白之人,真正的兇手反而更體近被害人,而正因為這份「貼近」或云「愛」,才導致之後的悲劇,這番情感上的轉折與衝突,忽然使這樣一部三十三分的輕喜劇,重了起來。


《33分探偵》
33 Bu Tantei(2008)
富士電視台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3-d16988b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