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怎麼樣,都美。-《搖擺女孩》Swing Girls

20080825

如果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看過這部電影,大概就會瘋狂的跑去學習爵士樂了吧,這樣的念頭便像在觀賞完《扶桑花女孩》、《Linda Linda Linda》完後也曾冒出「如果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看過這部電影,我就.....」。

說到底,那裡頭讓我喜歡的,與其說是音樂或舞蹈等種種專業精妙技藝所展示之玄奧或動人心處,還不如說,是因為由那些投入專業技藝之人所呈現的美好青春。那總讓我想起夏宇的詩<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一群無所事事好像就這樣把青春耗掉的少年男女,偶然機緣之下投入某種技藝練習中(電影裡頭,一群補課的女生藉著幫管樂團送飯的機會藉口犯懶,卻因此害管樂團食物中毒,沒辦法之下只好頂替練習,由此投入爵士樂世界中),他們從技藝上的一無所有,以及心態上的隨意耍弄,逐漸轉變為真心投入,乃至當她們真的不需要再介入的時候,卻怎樣也放不下始終懸念於心(電影裡頭,演出前夕,管樂團來歸,這群倉卒成軍的二軍樂團賭氣說「反正我們本來也只是為了翹課才來練習的」,一出校門卻嘻哩嘩啦哭將起來。其中一名女孩甚至把家裡東西都拿去當了也要買把二手的)、他們如何努力去爭取他們想要的,並增進其技藝,而參與投入的過程中也逐漸修改他們的生活,產生新的關係(女孩買到二手樂器的頭一天,開心的跑到河邊練習,撤耳聆聽,另一頭也依稀傳達出樂聲,他尋聲探往,發現男孩也正在彈琴,兩人隔著一條河相唱和)、修補過去的創痛或是遺憾(我好喜歡其中一個橋段,幫女孩們補課的數學老師在大家因為演奏一踏糊塗而被嘲弄時出面鼓勵,乃至教學。但畫面一轉,原來老師背地裡跑去音樂教室之類的地方偷學,現學現賣,在那頭怎麼被嘲弄,回去後擺出名家姿態教導學生。乃至到了最後,學生都上檯了,他跑到觀眾席最後一排拿著指揮棒指揮,激動的告訴身邊的人:「這些都是我教出來的耶!」我以為那真是憂傷而美麗的一刻,裡頭有多少情緒,自己的夢想、身為老師的自覺、帶領學生怎樣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有些作品是這樣的,強調技藝的鍛鍊,於是電影最後總不免安排一場競賽或是比試,以結果具體呈現她們於技藝上的進展,而另一類作品,則無論結果,更在意的是整個投入的過程中所展示的豐盛生活面,《Linda Linda Linda》或是《搖擺女孩》便屬於後頭一類,練習的怎樣辛勞所占篇幅並不多,更重要的是生活中引起的漣漪,《搖擺女孩》電影中最逗人的,莫過於她們怎麼在無人支援下賺取金錢獲得樂器這段,去超市打工卻弄到火災警報器洒水,去採松茸卻必須躲避追捕者與野豬,最後陰錯陽差因為拘捕野豬而獲得一筆獎勵金,如此誤打誤撞又水到渠成,因希冀A而欲循B途成其事,卻因為作了C而成就A,一切都毫無道理又自成一格,卻那麼美好令人不免發笑。那時候技藝如何也不是關注的焦點,青春大概也就是這樣,怎麼說,都美。


《搖擺女孩》Swing Girls
スウィングガールズ(2004)
Director:矢口史靖
JP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4-ca036dd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