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ZMD: Zombies of Mass Destruction 小心得

zombies.jpg


殭屍不只是殭屍,那它還能是什麼?

這問題就像周星馳電影裡富家少爺碰到神祕乞丐告訴他,你以後能成為乞丐界的霸主時,少年追問,那是什麼所獲得的答案一般。

還是乞丐。

還是殭屍。

但我覺得,這部片的趣味,就是從「還是」這一個連接詞中誕生。

在這部電影中,殭屍的存在不同於前世代之人的思維,他不再作ZOMBIE祖師爺喬治羅密歐那一個「人類──非人類──殭屍」之垂直式思考,彷彿通往深深的井裡隨著刻度漸深從而於氣壓於引力上擠壓一帶著「道德」、「社會感」之完好形體之意義上的人類,這部電影中的「殭屍」更像箝在水平軸上的一個符號,和被視為恐怖份子的伊朗人,男同志等在同一個切線上,都被貼上他者的標籤。電影中讓這些主流之外的「他者」大鍋炒,當殭屍漫地亂走,你一邊恐懼這些非人的生物,但在你身邊,「打算向媽媽出櫃的同志帶著戀人回家」、「老爸是伊朗人的女孩休學回到小鎮」,這些在性別在身分血統上被視為邊緣的族群在這樣一個極限狀態下如何被對待?這正是電影著墨之處,殭屍還是殭屍,但其他邊緣族群呢?它們是殭屍,但是,那些主流正統之仇恨者宗教狂政治人物更噬血?

電影中大玩這類辯證。某些人的存在像殭屍,某些人的作為卻比殭屍更讓人痛苦。諸如小鎮上昨天還是你鄰居的親切大叔把你綁在椅子上,拿釘子釘你的腳板質問你為何要對美利堅行恐怖攻擊,只因為你上溯籍貫是中東。另一個橋段中,市長感染病毒和一夥子人困在教堂中,在神父面前,他大聲質問群眾,是要讓幫助小鎮且潛心信教的自己留下來,或是要趕吸雞雞的男孩們出去,誰才是末世的幫兇?電影中大玩殭屍爆血剝皮之惡/餓趣味畫面之風景前,將對於人性之戮探(友情親情之底限。為了生存會不會殺死其他人。怎麼分配剩餘資源)轉而為對「他者」的種種賤斥,其中的高潮可不正是,小鎮牧師要大家別將同志青年趕出教堂外,他露出溫暖的微笑,當聖詩般的配樂在他背後想起,他說:「我們要矯正他」,於是拿出化學藥劑要強迫青年觀看同志G片而施以注射藉以產生噁心反應,青年則大喊「讓我們出去和殭屍再一起吧」,敵我不分,人屍難辯,我們已經分不清楚畫面中,誰才是「他者」了。


ZMD: Zombies of Mass Destruction (2009)
Director:Kevin Hamedani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23-ba2b5d3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