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他們擁有全部的恐怖──讀喬勒蒙‧迪‧多羅 & 查克‧霍根《血族三部曲》

asd555.jpg


◎回到創造的原點

故事是這樣的。骨董店的老先生獲得了新能力,屢殺不死,且變得更年輕。副作用是對人血沒有抵抗力,以及對自己皮膚下增生之粉嫩光滑的全新肌理感到憂懼。而一路緊逼的,則是靠著維生器材過活的大富豪,他想獲得不死之能,那急欲緊捉生命的肢爪投射在牆面上之陰影更像魔鬼…..

這是Guillermo del Toro首部指導的電影情節,台灣翻譯為《魔鬼銀爪》(Cronos),不死魅惑、吸血欲力與人性如何變異在導演的詮釋下激化為善惡兩造的大對決,「魔鬼銀爪」作為令人長生不死的裝置,他的使用方式與副作用是負面的,卻成為驗證人性的推手,惡德資本家露出猙獰的面目,而好心的骨董店老先生則在戰勝他人追殺後,於發現自己竟然想對孫女露出尖牙的那一刻,選擇自我了斷,Guillermo del Toro用自己的方式詮釋了神話的主題,人類如何與誘惑抗衡,平凡人(主角是老頭子。連打都不能打)也能肉身成勝/聖,縱然是面對那終將導向失敗的命運…..

《魔鬼銀爪》的機械精工與金屬煉金概念(古老的金器銀械道具與不停運轉的齒輪),可以在Guillermo del Toro後續作品如《地獄怪客》中看到,吸血族裔對決與獵殺則在《刀鋒戰士》中大展風采,但關於不死的辯證、相關故事元素(骨董店老闆或是追求長生的惡德資本家)以及對於人性永不休止的試煉,則換了臉孔在小說《血族三部曲》中重生,結合兩位創作者灌頂助念,這回,他更強大,更茁壯。

◎全新的吸血族裔

《血族三部曲》絕對是讓人熱血沸騰到渾身打顫的娛樂佳作。他重寫了吸血族裔的DNA。小說中猶可見古老傳說影子(血統保證,關於吸血鬼的來源,密林。追殺。百年存活)、以及吸血世族的權力鬥爭和合縱連橫,但他洗掉了吸血鬼的古典歌德派那富麗似乎綴著蕾絲高領鎮日思索生死與愛恨的優雅,而蛻化(還是退化?或另一種進化?)為一種「沒有生殖器」、「純嗜血」、「初始變異時無思考力」的殺戮物種。

小說家摘掉吸血鬼的尖齒──吸血鬼小說中,戮穿頸項抽尖的犬齒往往據有性的意涵──而代換為針刺一般的增生組織,乃至他們會排泄和代換器官(我不知道有多少吸血鬼小說會寫吸血鬼排泄?),那樣的形容更貼近我們玩的僵屍電玩中的Zombie形象。在把它「去古典化」、「去性化」、「組織重構」的過程下,擁有全新血統的吸血鬼誕生了。

小說作為三部曲,在第一部尾聲,骨董店老闆預告了吸血者的進化。上文提到zombie,而zombie的導演喬治羅密歐,也在他的殭屍編年史中一點一點展演殭屍的演化可能(組織性。智商增加),我們可以預期《血族三部曲》後續發展,其吸血鬼的成長潛力絕對不小於喬治羅密歐,而更應該關注的是,在這些全新物種養成的背後,他的進化不只發展在體勢能的增長上,而恰好是在對人性固有概念的增減(如果「非人」也據有人的思惟,也有社會階級,也有愛與恨….)

◎全新的恐怖

那便是Guillermo del Toro所開展,全新的「恐怖」。身為「人」的界線在哪裡?吸血鬼則反道而行之──先殺親人。難以消滅。吸血方式噁心。體液或排泄物等不潔意象──吸血鬼故事不在是古堡密閉空間中有限人數的追逃,或是俊男美女的愛恨追殺,而更直接的反應出她們正是「人」的顛倒,乃至,她們成為一種感染(小說中把它們描寫成人形病毒),在九一一、在恐怖攻擊、在整個城市的負面陰影和末世氛圍下(小說中吸血鬼潛藏地下道或是雙子星大廈的遺址地底。),小說把這一代人的恐懼具體化了。這不正就是Guillermo del Toro所擅長的──生物鍊金術,賦予物種(如果傳說或是小說類型也可以算是一種敘事的物種)全新的生態鏈。並不是吸血鬼製造恐懼,而是我們的恐懼,重新鍛造了新的吸血鬼。

《血族三部曲》構築了一個更宏大的架構,將人類的木樁對決吸血鬼的尖齒這樣有限的對決,擴展到族與族,或說「人之為人」本質性的探底了。當然,小說家有高明的手筆,在情節高速運駛的小說中,故事充滿了速度感與張力,事件不停拋出,衝突一個接一個,他絕對是一種娛樂。但又飽含恐懼。我們只能享受自己的恐怖。這不正回歸到這類型小說的原點,而跑得更遠。叫得更激烈。更刺激。人或是怪物都深手要,要更多….



書名:血族三部曲 The Strain Trilogy
作者:喬勒蒙‧迪‧多羅 & 查克‧霍根
出版:皇冠 2011.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22-0a8119c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