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時光裡愛與死-讀亦舒《朝花夕拾》

20080822


那當然不是魯迅,作者亦舒,本名是倪亦舒,也就是倪匡的妹妹。或者因為這點關係小說中佔有重要關鍵角色的便是「那位先生」與「那位先生的夫人」,誰是那位先生呢?小說這樣形容「人家在過去二十年間一直與天外來客打交道,藍血的人、千年的貓,什麼沒見過」,此外小說中的「原醫生」、「納爾遜」也來客串一角。看這本小說毋寧是親切的,因為他產生另外一種閱讀的情感,彷彿看到熟稔之人般,想到幼時陪伴自己度過童年的英雄人物會在別的小說中出現,被人用另外一種方式描述,久別重逢,書裡書外都變了人,此亦可感可歎云?

我喜歡這個故事,它不重,但也不輕,很容易聽到,卻不容易說得好。關於「時光旅行」,這個年代的孩子已經聽過太多以此為出發點的文本,那其中因為各種因果論、相對鏡映、邏輯推敲與概念鋪陳,有諸多可供腦力激盪並以為娛樂或可暢心意之處,《朝花夕拾》是時光旅行的故事,但說得無比溫柔,未來女子回到昔年舊世,沒有什麼該死將生的絕地任務該做,也沒有間諜或是惡徒追殺,但故事還有好多可以說,更切身,於是故事的衝突改以「愛情」(有夫之妻回到過去,重新經歷愛)、「親情」(母親告訴自己的「年幼恩人」就是他自己?)為主軸,中間插入「過去」和「未來」這五十年於社會現象和人格養成的種種差距造成衝突,看未來人如何解讀這個年代,並由此針貶這個年代的異常現象(如女子必須學習走高跟鞋突顯身體美),以及未來發展的可能性隱憂(人際關係疏離、親情淡遠、以科技造成的監視.....),關鍵處將時光旅行可能造成之錯亂小小提點一番-如果他和照顧自己母親的情人結婚,那麼之後如果自己的母親生下來子,他既成為自己的奶奶,又同時是孫子?

時光如何點題?小說中固然運用時光旅行的觀念,今人去古,讓一個以為愛情以死的女人有了重新開始的可能,但那也可以成為「空間性」的,如果故事讓愛情以死的女人來到有文化隔閡的陌生城市,相同的情節也有可能上演,但更深一層來說,五十年的相隔換來一段四十五天的愛情,一名浪蕩子為了一名只相處短短數日且「來自未來」的已婚之妻(雙重的不可能)而此後再無他愛,「很多很多人,活了七十歲八十歲.....快樂的時間加起來,不超過數小時,比較起來,我實在幸運。」那樣鋪陳,以短暫的愛戀卻彷彿恆久,詮釋情感上的時間觀,我以為那真是非常美的一則故事,讓時間這樣短,而又長,縱然朝花夕拾。



書名:《朝花夕拾》
作者:亦舒
出版:林白出版 198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2-8e58feb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