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快讀克里夫.巴克《詛咒遊戲》

M06047204_bigfr.jpg


小說之所以好看,在於,他把道德取消了。或著說善惡。一開始我們以為故事是正邪大對抗的,或是浮士德受誘惑一類的故事(像是《養鬼吃人》裡的針頭人),但細讀之後卻發現,故事循的是交易的邏輯,其所憑恃是一種市場機制的思考。也就是說,這裡頭並非是「誘惑」、「交換」(你以為是交換,但最後總因小失大,所得和所失不成比例。)之關係可以描述,故事裡,男人接受大富翁請託進入莊園中擔任保鑣,小說在醞釀許久(男人之失意。大富翁之恐懼。敵對者之頹喪與復仇之心)後,才導入報復之母題,剝皮撕肉的屠殺,喚屍復生,生白骨活皮肉,但我們會發現,這是一個「反過來」的報仇,乃是擁有大能者被人類所欺騙。他要報仇。或說要「報酬」。這個「報酬」便跳脫出善惡之上,富翁以欺騙方式起家獲得能力,他是受害者,面對傷害想方設法延遲或逃逸,但這不能證明他是善,而索仇/酬者彷彿惡魔,但在這場交易關係中,他卻是受委屈的一方。正是透過什麼都不知道的主人翁一點一滴發現這一切,故事才變得迷人,沒有誰是真正正確的,也沒有人真的令人愛或恨,當一切只是交易,或說欲望,有什麼我要了,我需要,而發生種種欺瞞詐取,鬥毆霸凌等事,從中便運生一種敘事的快感,我們不會被人物的立場所困(因為他善良,所以該得好報。該同情。),人物有了陰影,便有了複雜度(大富翁可憐又可恨。他為了存活作了多少事情。但其中又有些是真性情之舉),而也只有在這善惡的零度之地,才有可能誕生「極美」或是「極醜」──因為無關善惡,便沒有評價,擁有的,只有趨近於極限的展示,把身體任意的拗轉盤繞,翻開又疊起,把一切當成藝術品,底線不在是道德之價值觀,而在於,醜之美,或說美之醜……



書名:詛咒遊戲THE DAMNATION GAME
作者: 克里夫.巴克
譯者:張可婷
出版:尖端 2010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10-c426f09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