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快讀村上隆《藝術創業論》

BW0256C.jpg

如果一個創作者已然開宗明義告訴你「三十六歲之前,我還從便利商店後門撿丟掉的便當」,那我想他勢必會聚焦在物質層面上。那是血淋淋的爭戰,涉及的,不是「活著的內在價值」,而是「怎麼活」,「如何活得好」,在書中,他談的是實戰面。如何和現實碰撞,協商。製造一種雙贏的局面(生活過得下去。支持創作),「在歐美為中心的藝術世界裡,交易的是人心。越是踏入藝術世界中,越要明白,藝術家的目的是救贖人心。既然如此,必須清楚自己的欲望是什麼,藝術家必須強烈提出如何與慾望相處:想要的物質,想要金錢......強烈的慾望不會妨礙創作,問題反而出在,大多數的藝術家沒有強烈的慾望,只要能清楚自己成為藝術家的理由,想做的事情就顯而易見」……

他剖析學院體系只會造就更多人進入學院。而村上隆尋求的,是把藝術攤在市場機制上,首先取得價值,而創造建築在價值上。尋找「用更少的力道獲得更多利益」。我以為,這本書就是他的實踐本身,他把他的奮鬥行為,包括「三十六歲之前,我還從便利商店後門撿丟掉的便當」都變成一種商品在販售,整體包裝成一苦命青年如何奮鬥,「反噬市場大怪獸」,最後「反是市場大怪獸」的故事。事實上,誠如他說,「要產生價值,註解比才能重要」、「藝術品賣不好,幫它加上一點故事不就可以嗎?」書中從第三章開始,忽然開始說故事,村上隆描述一件關於六千多萬日圓成交作品的創造始末。他正在用「故事」實踐自己的理論。他的創作論中,不乏可與其他創作者相應證的論點,例如「解讀美術規則的方式很簡單,解讀歷史就可以了。」他以為「將別人說好的,說不好的東西攤開,再把自己喜歡的列出,一比較,就能知道歷史知道自己喜歡是什麼」,這與卜洛克等要喜歡書寫某類型的讀者大量拆解與紀錄該類鞋故事結構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我以為書中最有趣的,是在於它如何利用體制與人類心理製造成功機會。也就是說,也許,藝術家應該知道自己。但如果他同時知道別人,那麼,它應該會成為成功的「藝術家」。只是,成功的「藝術家」跟「藝術家」還是一樣的人嗎?我不知道。村上隆也許也不知道。因為我們只能選擇成為一種人。那正是創作珍貴的處。「可能性」





書名:藝術創業論
作者: 村上隆
出版: 商周出版 200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07-21ab1d0e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