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靈異生死線》 After.Life小感

After_Liferff.jpg

你活著,卻彷彿死亡。那也許某一個疲倦的片刻我們揉著眼窩發自內心的喟歎。

電影裡,狀態反了過來,人家說已然死亡,但你卻覺得,自己是活著的呢?

這是整個電影概念發想的開端,我們可以看見,女孩與男朋友大吵一架,回家路上,車禍,眼前一黑,再醒來,殯儀館葬儀師說,你已經死了。

電影中這個「死亡」與否構成最大的懸疑,電影的敘事成了一則說服的過程,我們看到現象,根據畫面提出質疑(女孩明明會動。葬儀師為何幫她注射藥品?其他人為何沒看到他在動),電影又用影像試圖說服觀眾(葬儀師解釋,他有特殊能力讓死人魂靈醒來。他的任務是幫助靈魂接受死去的事實。此外,女孩常常見到幻象,那些死境之影像建構某種你已是亡靈的處境。)電影的衝突也由此營造,他的律師男友與母親要見屍體、女孩種種逃亡行徑,觀眾有所期待(女孩就要出去,第三者就要遇見她),但總是棋差一著,隨著告別式時間越近,女孩逐漸被說服,自己已經死了,而後她自然的裸身,自然躺臥於解剖床上,自然而然,縱然禮儀師敞開大門,也不願離去,那副情景又說服了觀眾。

我以為電影中最恐怖的,其實是在,死亡不是孤獨,而是一種連續。死亡原是一種靜止,但電影卻啟動了連鎖效應,他透過兩組關係──葬儀師/旁觀的小孩、女孩/女孩的男友來表現,電影中小孩因為個性與自身家庭問題,對於死亡充滿好奇,葬儀師的培養之下,藉由兩人對話,一點一點,勾勒出葬儀師的過去,和小孩自身隱藏的故事(孩子的母親永遠坐在電視機前。葬儀師第一次對孩子說,我看出你有天賦。第二次則說,我的第一個對象是我的母親。這樣簡單幾句話,鉤出兩個人的黑暗過往),而男友從頭自尾質疑女孩的死,葬儀師以此誘引男子深入,於是,死亡不恐怖,但促成死亡的推手,才令人害怕。那令死生翻轉,一死再死。



《靈異生死線》
After.Life(2009)
Directed by Agnieszka Wojtowicz-Vosloo
US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00-e548cc4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