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關於《花樣少年少女》

20080720

關於《花樣少年少女》(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 )第七集,某個橋段是這樣的。因為喜歡上男扮女裝的瑞稀而陷入性向迷思的少年中津,其實還有個幻影情人或是弄不清楚該怎麼對待的純真暗戀者小鞠,那一集裡出現一個校園傳說,俱聞在某大樓頂樓牽手,便能一直在一起。那個夜裡,中津與小鞠散步路上,小鞠害羞的提議,不如我們去那大樓看看吧,中津想都沒想就一口回絕了,小鞠哈哈佯笑著,立刻有了新的提議,她說啊我們不如去吃鐵板燒好了她要請客,中津抬頭看看鐵板燒店面的招牌,內心浮現,卻是和瑞悉第一次見面時一起去吃鐵板燒的情景。那之後一連串的奮鬥,怎麼樣接近卻總在最重要關頭讓對方輕巧竄身逃開、說不出口的話、消失的「關鍵高潮」、連自己也迷惑的意圖還有想要迴避的湧漲情感,這時候,中津忽然回頭看看小鞠,好像確認她努力的樣子,中津給了小鞠一個微笑,說我們不如去頂樓吧。

我覺得那裡頭真的有那麼些好隱晦喔物傷其類的情感,怎麼說呢,也許那剛好就是過去與現在影像堆疊層績,觀看者亦懂了卻沒有說出來的部分。「那時候我這樣喜歡他,但他都不知道」、「看著現在的你,好像看到那時候的我」,這樣彷彿照鏡又似乎重新確認,再硬的心腸也不免塌軟了,也不知道是出於憐愛或同情(且這對象是之於對方,或是從對方身上所看見的自己),便答應他。提出要求的人是溫柔的,一往無悔,接受邀請者何嘗不是展現一種理解的、獻身的溫柔。

話說回來,如果劇集中中津在那一刻有了對鏡現/獻身的感覺。能夠理解這樣一幕的觀者如我,是不是也是出於一種臨水照面的感覺呢?好像也想起某些時候,對於曾經好喜歡卻硬是說不出口的某些人,某種好努力好努力非常想討好卻總是砸鍋的,跑得好急好急喘氣咬牙也要到對方旁邊,只是為了輕描淡寫再說聲沒什麼就這樣囉先走了,或是半嗔半怨對不熟的友人抱怨那個誰誰怎樣怎樣,其實心理尬意的要命想就算被怎樣都無所謂了.....

那些努力的模樣。只是未有人知。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2-da3b13c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