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快讀薇兒.麥克德米《人魚之歌》

eb1c50a290eaca17eb0c6146e64.jpg


小說帶來的衝擊比我預想的少了很多。

我以為預期和實際接觸的差距在,故事沒有真正被開展。或者說,至少和我期待的不同。以下我將大致描述這樣的落差。

小說透過雙線敘事,一線以兇手自白交代一路殘殺之過程和手段。一線則交代警方辦案過程。

兇手一線,他拉出一個時差,小說一開始,我們已經知道死了幾個人。而兇手這一線則從第一位被害者開始敘述起。除了賣弄殘虐之描述外,之於情節發展,奇推進故事的功能性近乎匱乏。固然尾聲時兇手身分的揭穿稍微滿足我們前頭的等待。但在此之前,答案已經知道了(就是每次被你挑中的對象都死了),線索又跡近於無(另一線在辦案的時候,根本沒管你這幾段在描述什麼),兇手這一線,只能保守的說,是一種小說美學的欣賞(看他怎樣鋪陳殘虐),或者說,是一種假命題。

另一線,描述警方請來側寫專家,這部分小說家狀寫了警察程序與內部的權力。其中可以看出某種組織結構趣味,這反而成了小說中比較耐讀的部分,看非同志警察怎樣臥底在同志PUB中釣人,警察內部怎樣因為部門和利害而有對立,看抽調來辦案的側寫專家和督察的曖昧情愫。除此之外,案情不曾真正的展開,這些辦案專家幾乎讓兇手拉著跑。一直丟出又有人掛了,卻絕少讓讀者知道,因為「誰掛了」,案情有什麼進展,反而是在兇手側寫完成後,故事才有大躍進。若然如此,前面的篇幅,值得這樣大量消耗嗎?

且因為是封閉的故事,當主要角色們作出某些與身分相悖或顯突兀的舉止,便會讓機敏的讀者猜測後頭的發展。例如小說中不停讓側寫專家遭到色情電話的騷擾。好吧,慣於此類型的讀者也許猜到後續發展了。

當然,我不是不喜歡這本小說,而是,若僅僅只作為一種娛樂或是類型閱讀,他是讓我思索故事之外的物事,多於故事的那一種書寫。



書名:人魚之歌The Mermaids Singing
作者:薇兒.麥克德米
譯者:余國芳
出版:春天2010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92-e30821c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