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與《似遠忽近-- 新世代短篇小說翻譯選集》無關的小感

imagery45yu45u.jpg

與《似遠忽近-- 新世代短篇小說翻譯選集》無關的小感


書是我在台大活動中心發現的,那裡設了一個小角落,上放紙箱和一些文宣宣轉品,紙箱上標示「二手流浪書」,這個角落的設置初衷大約是歡迎人們將家中閒置的書放進去,讓書也投入人世的一番輪轉中,有其前世與今生,能到誰的手上,再續一段緣,是書的造化,也是人的。

我拿到這本書的時候很是訝異,一開始以為書的內頁上簽名是擁有者的,後來才發現,這可不正是編書人的簽名嗎?我不知道這是編者自己將書放在這兒,像天上神仙要童兒下到凡事也歷練一番,佛火仙焰劫初成,或是書中這麼多翻譯者其中之一所贈出,彷彿讓老師簽完名後,成績打完,也算是了一樁心事,此後隨她蓬飄萍轉,在誰的眼裡另成一故事。

書本的成因是很有趣的,周素鳳在後記中所云,這是他開設的課程中課堂作業,她上圖書館找了幾篇短篇小說,長不超過八頁,嘗試令學生翻譯,「翻譯最能夠讓人『原形畢露』──不但顯示你的表達能力,更重要的是它最能夠顯示出你對英文的分析能力和理解程度」。

讀完後記,我倒在想,在台灣,還能有這樣的老師,真是很令人期待的事情。於教育方面,他誠然是好老師,指導學生翻譯整篇小說是何等吃力不討好的教程,那不只意味老師必須通盤裡解這些小說,猶甚者,是當學生翻譯完後如何進行修改,而這修改還必須再理解學生的英文程度後作出微調與指導,那竟然像是兩層翻譯,先翻譯通達學生的智敏與才思若何,再進一步指導她們翻譯。這書便成「翻譯的翻譯」,是師長翻讀學生的腦智,學生又譯寫名家的心靈,等待讀者的眼,用她們的指尖觸頁再翻一次。

於一名普通讀者而言,何嘗不是有幸。讀者如我,英文雖差勁,卻總覺得自己是對世界文學抱有某種虔誠心理的狂信者,不多時總雙手抱握祈禱,求一完美小說而不可得。每每閱書,且為名家筆下小世界或驚或嘆,驚的是小說可以如此寫,嘆的是他人已完成這項挑戰。而驚嘆兩歇處,又悔自己麼晚才看見。恨不相逢。《似遠忽近-- 新世代短篇小說翻譯選集》某一方面而言,提供更多認識世界小說的可能。小說集中所收錄,自然不乏名家名作,如喬哀斯的<阿拉比>,或愛倫坡的<告密之心>、王爾德<沒有謎底的謎>等,但也有不少是名篇精選,中文翻譯卻少見。如詹姆斯瑟伯曾改編成電影的名篇<華特米帝的異想世界>,或約翰齊福的<克勞麗絲的等待>等。其中選文固然博雜,但沒有方向洽成為一種機運(像我在箱子中偶得此書),則放在書桌上,隨手翻得一篇,讀罷,掩卷,細細回思,此後經年,偶然想及,或有應証,或得其靈光,那是否算是另一種精神上的翻譯呢?用閱讀者的一生來對照小說,是生活在寫小說,或如莫言筆下一個句子:小說在寫我。




書名:似遠忽近──新世代短篇小說翻譯選集
編者:周素鳳
出版:駱駝 200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90-8313f3a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