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我們自己就會壞掉——讀史考特.史密斯《禁入廢墟》

633524941181013750.jpg


異域之境,遭遇非常理之惡意對待。人們對於陌生之境的恐慌莫過於此,語言與風俗上的隔閡,一不小心誤觸那個界限,對方(那些零散的村人本來繞著你讓你拍照的小女孩還是村口打盹帶著模糊善意的老阿婆)忽然成為一個「整體」彷彿他們足踩之土地那樣堅硬一般,無法融入,以小石頭滾入鞋底之姿那樣咯拉咯拉明著暗著蹎踬著你(只有你感受到)。

小說是這樣的氛圍。一夥子西方人闖入馬雅村落,說要找其中一人的弟弟,其人為了探祕而失蹤。誰知道,從其中一名女孩誤踩到遺跡的藤蔓開始,「異」境像河豚刺蝟一類具體化為那爆漲的怒刺兜頭兜臉刺來,馬雅人把他們逼上佈滿藤蔓的小丘之上,在那上頭,他們與另一種生命開始漫長的作戰。小說放棄去說明「藤蔓為什麼殺人」、「食人植物是什麼」,事實上也沒什麼好說明,他們腐蝕體膚,食人肉,吸人血,會模仿人類的聲音乃至仿擬實物氣味誘惑或嘲弄人們,甚至,他們有智商,會笑,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佈陷阱,心裡戰……惡劣環境之下,馬雅人層層包圍這群青少年,小說極力想放大的也就是此。逆境之下的人類反應。這是這類文本的通則,人際關係的齟齬(爭吵。小事件引起的大崩潰。錯誤決定與無法預料的後果。追悔與來不及),身體的傷害(看你怎麼樣「更」慘。異物入侵你的身體——「我不是我」的恐懼。如何虐人或自虐),人心的變異(愛恨的質變。精神狀態異常怎樣導至人變獸…..),小說把這些慘烈處放到最大,去放大被破壞的身體——幫人截肢。自己畫開自己從身體裡拉出藤蔓。狀寫人心如何脆裂——植物模仿人類高潮聲音讓情侶反目或朋友爭鋒相對。小兩口吵架來不及拯救對方……恐怖其實在於,「他把情況設想的如此現實」。而現實如此慘烈,那是以前恐怖小說沒有去努力設想的,他們只想讓那些怪物繼續使壞,卻沒有想到,如果狀況就這樣僵持下來,人們自己會變糟。而這個變糟,有多糟,甚至不遜於來自異物異界的傷害。「我們自己就會壞掉。」這是故事中最讓我感到恐怖的。


書名:禁入廢墟The Ruins
作者:史考特.史密斯
譯者:舒靈
出版:小異 2008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86-8911a1d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