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我想村上先生這樣想——讀村上春樹《村上收音機》

4124253804_fa3390abe5.jpg


什麼事情都是可以談的喔。我要到長很大以後才知道這件事情。重點不是在「談」,而是在「可以」,有什麼關係呢?你就隨便聊聊吧。講自己的觀點,講意義和沒有意義,講發生與消亡等事,講那些發生與沒發生的。我以為那正是在於,你談的時候,你展現你自己。開開心心的,透露自己的經驗,用語氣和一些議論表現自已的性格。像在村上先生的這本集子中,我倒在想,「怎麼談」更勝於「談什麼」,無事不可談,也不用刻意求深,很自然你談什麼就自然反應「我是這樣想的喔」,「我是這樣思維著的呢」,而在這裡,簡單不是意義上的簡單,明朗更甚於文字上的明朗,那是一種風格的展現,用更乾淨,單純的想法,表達思維運轉之諸般過程——先這樣再那樣但也是有這樣的呢你知道剛開始怎樣嗎之類

集子中當然有那種一看就知道,可謂之具有村上先生特色的文字,諸如「那是個非常晴朗的秋天,下午,天空沒有一片雲,全世界毫無保留清清楚楚地一覽無遺,山巒起伏的稜線、松樹的樹林、點點錯落的白色房舍就在眼底展開,前面愛琴海閃著波光。我在那上空飄浮著,徘徊著。 一切都美得、靜得那麼超現實,在非常遙遠的地方。覺得好像有一條把 過去的一切都綁在一起成為一束的帶子般的東西,由於某種原因忽然鬆開,全部東西都紛紛散落了似的。」,類似這樣舒緩的,淡筆勾景寫意,而猶能深入,更說其他。

但我最喜歡看的,其實是那種透露「村上先生這樣想」類近於思維結構的段落,例如︰「可是吃柿籽P的時候,我會盡量壓制自己的內在慾望到最低限度, 盡量努力公平地對待柿籽和花生。自己心裡半強制地確立『柿籽P的分配系統』,在這特別制度中,找出既偏執又微小的個人喜悅 來。我重新確認,這個世界上有甜的東西和鹹的東西,兩者要互相合作生存下去,這樣的世界觀。可是這麼複雜的精神作業若要外人來理解, 老實說是非常麻煩的。所以我只是嘴巴上一面嘀咕著『嗯,話是沒錯啦』…. 一面不太起勁地只吃著肺籽。」,在這樣的思維方式中,他展示出一種「看起來有什麼」的結構方式,重點倒不在於這樣的結構孕育出的思想是深或是淺,而在於,他成為一種思考。這種「其實可以這樣想」,姑且可稱為「靈光」的部分,更有趣。

當然這純粹是個人直感啦類似那種用手指摩娑衣服知道料子質感的下意識,那種分明「很個人」的特質,卻又能藉由簡單的展示來傳達。這份簡單與特殊,也許就是村上先聲的魅力所在吧。當然那也只是我不負責任的發言,畢竟,我可以跟你說任何的事情喔,但是,有些話,讓有些人說,特別不一樣呢!彷彿打開村上收音機一樣。



書名:村上收音機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時報出版 2002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8-ffc9785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