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快讀瑞.科倫《陪妳到最後》

633553623258906250.jpg

小說中,男人的妻子罹患了乳癌,而後隨著癌症擴散,這一家子面臨的是,從取消性(因病而不能作。因為身體殘缺而缺乏樂趣)到喪失伴侶(家之解體)的全面開展,小說測探實為愛之能。

妻子罹病,小說更讓丈夫是個慣性出軌的男人(作者安排男子有一種孤獨恐懼症,將出軌合理化),等同於強化這其中愛之拉扯的張力。他取消了妻子的身體(只剩下一邊的乳房),取消妻子的外貌(落髮。因為腹水而漲大了體軀),緊接著在情感上剝奪妻子作為家裡另一根支柱的力量(無力者。),反過來讓妻子因病而增添不信賴感,強索其愛,會耍脾性,而另一面,卻讓男子的外遇對象擁有這一切,他有漂亮的身體,有美麗的臉,有隨時可以提供的性,還有廣大能包容的愛。至此,情況應該一面倒,若按照力學或是測量公式計算,男人選擇誰該清楚見曉,但小說有趣的部分也在這,男人又表示自己愛著妻子。不忍離,甚至多方隱瞞。這個愛的矛盾撐起了整部小說,那些流水帳似的記載才忽然有了意義,小說通篇就是描述男人我今天出門後又怎樣摳摳搞搞,和誰跑去亂了然後回家瞞騙妻子真真對不起呢。像是乏味的出軌日記,永不悔改卻又堅持其有愛。

我們也看到不同民族性或說教養的展演。性與愛,忠誠與婚姻的關係,乃至對於生死,這對夫妻提供我們另一組參照。他們如何去處理兩性或是婚姻關係,男人的愛裡頭,出軌與忠誠不相違背,死亡如何催化使原本對立的兩極忽然有了折衷點(反正都要結束了。時間的最後淨化或昇華一切),他們對於生死,安樂死制度之下,罹癌女人想奪回身體自主權,決心死去。他們親自決定葬禮和告別會的一切。決定告別會要吃什麼,用什麼棺材穿什麼衣服。還開了告別會。相較於東方人對於死亡臨之噤聲,開展另一種面對的態度。


書名:陪妳到最後Love Life
作者:瑞.科倫Ray Kluun
出社:商周 2008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6-2e0c421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