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美麗的書,勇敢的書——又讀曾志成《聖夜的微熱》

imagetu65u65k75yk6uklu6l.jpg


不過那到底是怎樣的一座城呢?東京、日本、電幻由虛無和精緻符號架構出的物化之城。城市的現象學、顯微鏡下菌絲萬千伸絨款款擺動的觸角切片。異國化情境、社會現象與產物成為書寫的焦點,以及日劇,故事並不是向後延伸的(之後呢?)也不非向內深化(那裡面有什麼?)而是在一種情念的表現、一瞬間美感的停格。充滿了身體、慾望、變調的電影與日劇,木村、援交、不倫、手機、黑人、山田詠美、男人愛男人、販售男孩,諸多我們以為的遠方城市印象被架疊呈現,<無情的情書>裡女子在南風吹撫的山巔大喊我□你,一切情節由此高潮化橋段反向逆轉,該填入什麼什麼情緒便該在情解發展關鍵時刻添加什麼變。我現在讀完這本書了也許有點熱,但不是因為書的關係而是,夏天就要來。



記於 2002.02









重新閱讀,檢閱上一個BLOG裡的記錄,第一次閱讀是遙遠的2002年。重新翻開書頁,恍兮惚兮已經八年後2010。這本書真是很美麗的。寫的是東京(作者幾年後會出版一系列東京漫遊),與其說它是一本地域的書,不如說是地獄/聖域的——東京是背景,是一個慾望爆發的節點,必須要是東京才行,二丁目,六本木,御台場的摩天輪,所有的地方都有他表面的意義(有摩天輪,有酒吧。有畫室還式電車。當地的土俗風物像是旅遊手冊或是眾口眾耳所傳),但內裡核心寫的,是欲望相交引的迷離迴盪,陌生人來到此境,不是為了深化地景的意義,而正是要成為表面意義上烤鐵敷銀那熾燙烤漆上一滴噗噗跳動的水珠,背景就讓它只是背景,空洞毋寧便要空洞,因為人也是動,也是洞,要深化的只是那個勾引的慾望過程而已。那和之後作者深入東京一系列文章,在調性和書寫面相上,呈現相反的操作。

長大了才注意到作者放了那麼多的照片。刺蝟頭露出光潔乾淨的額頭,眼神總是定定凝住鏡頭。又喜拍唇,照片框框剛好截出漂亮的西方人L型的鼻翼,以及下方向內收斂,微微就要吐開的嘴唇。被切割的部位比完整還完整,因為慾望都在那裏頭,慾望是完整,乃至不需要人。也拍顎角,拍眼睛,拍俯低枕臥在手肘上的側睡之臉。

我覺得那真是一幸福的時代呢。繁體混簡體又混英日文,每一頁都用曾君的照片當襯底,妖妖其華。以臉寫書,又寫書照臉。這果然是一本美麗的書。至少它勇敢。現在美麗的書多見,但勇敢很少見了。

P.S——搜尋網路想知道此君最新消息時,忽然發現2007年台灣作家作品目錄關於曾志成的條目是我撰寫的。再次檢視該介紹,心裡想的儘是,我寫的到位嗎?這麼短的篇幅內真的能呈現其人其文嗎?望著網頁不免怔忡。


書名:《聖夜的微熱》
作者:曾志成
出版:新雨 2001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4-019e9bb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