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世界末日已經發生——讀馮內果《沒有國家的人》

633540537175468750.jpg


說完了自己的成長過往,交代完寫作進程,馮內果提到最近在幹麻,「近五年來,我一直在寫一部關於吉爾﹒鮑曼的小說,這是其中的片段。鮑曼小我三十六歲,是世界末日時刻的一個滑稽喜劇演員」,不知道為什麼,我總以為那是馮內果自己。世界末日也許在他寫第一本小說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或著他之後每一部小說-那些本質優美的或著悽愴的,卻全讓某種荒謬性質的幽默而搞弄得敷土掩泥需要費時才能分辨出面貌——雖然馮內果在書中交代不要用分號了,但我忍不住使用,好像忍不住要讚美之於小說之外的什麼,才能表達我對於這樣一位小說家的喜歡。

他在這本非小說的作品裡談什麼?你知道的,竟然和他之前的小說差不多。是關於世界末日。當然那要看你怎麼解讀,世界上所有的作品都可以這樣分類,一種是「關於世界末日的」,一種則是「關於非世界末日的」,而他們的相同特性則是,「世界末日來臨時都會毀滅」,當然有些作品會趕不上世界末日,在更早以前就消失於世界,當然他就無法赴世界末日的約,那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馮內果的小說大概可以撐到那時候,他的小說裡頭,總是充滿太多太大的災難,和太多其實很小的人們,以及肇因。很多時候,我總在裡頭發現一些無奈的聳著肩的微笑,像作者怪異的簽名。在閱讀這本小書的時候,在起始我讀到「幽默可說是對於恐懼的生理反應。佛洛伊德說過,幽默是面對挫折時的一種回應-幾種回應之一。」,而在結尾的時候我則讀到「幽默是一種遠離殘酷生活,從而保護自己的方法。但到頭來,你終究是太累了,而現實則太過殘酷,於是幽默再也起不了作用」、「我過去確實很風趣,但如今或許不再是了,太多的打擊和失望,讓幽默再也不能發揮防禦作用」,我真得感覺到那其中的憂傷,「我可能已經成了一個非常乖戾的人,總是有很多事情觸怒我,讓我無法一笑置之。」,小說成為小說家對抗末日的最終兵器,脫離小說之外,諸如這本隨筆,他還是幽默的,以此對抗戰爭、愚拙的國家機器,還有環境保護。但更多時候,我總覺得,小說家的隨筆其實曝露了,我們也不過是活在另一部關於末日的小說裡,而我們正拼命的搞爛他,讓他向最慘的結局邁進。


書名︰沒有國家的人A Man Without A Country
作者:馮內果
譯者:劉洪濤等
出版:麥田 2007

1 Comments

gucci2011新款包目錄 says..."品書"
他在這本非小說的作品裡談什麼?你知道的,竟然和他之前的小說差不多。
2011.03.28 14:13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2-59108a9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