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非法正義,正義非法—-讀李查德《回聲殺機》

2338-1.jpg

一直以來,蘇格拉底之死總是受人爭論。為什麼蘇格拉底如此甘心願意赴死就戮?「蘇格拉底之死」成為一哲道德或律法上的探討議題,其生命之塵埃落定反而揚起思辨的迷霧。人們且問,死亡之蔭谷在前,他為什麼不選離開?為何願意接受那可能之於他並非符合內心正義的死亡?而他為什麼死?又是什麼令他死?

那不免令人思索?什麼是正義?或著說我們該如何去判別,什麼是對的?我們該相信什麼。

小說裡頭,前陸軍退役的大塊頭李奇浪行到西部沙漠,不過是伸出大拇指想搭個便車,卻撞上麻煩事兒,開車的女人告訴他,自己受丈夫長期凌虐,她迫不得已,向國稅局告發了丈夫,便想讓丈夫離開他,但如今,丈夫要回來了,她只請求,這名大塊頭幫忙殺掉她丈夫。好吧,路見不平該當拔刀相助,只是這「刀」該拔的多鋒銳才夠?我們該為此殺人嗎?退而求其之,女人決定自己動手,我們自己未曾染血,但我們願意坐視謀殺案發生嗎?更有甚者,如果女人連槍也不會開,拜託你來為她特訓呢?該放上道德天秤上的思量連番而來。該怎麼作是對的?又該作多少?小說打從開篇,在西部大沙漠的烈陽之下,便丟給讀者一連串的問題,那絕對是最刺激的閱讀體驗,倒不只因為閱讀者們也在掙扎,「如果是我們,會怎麼作呢」,而根本的疑惑在於,「我們根本不知道誰說的,是真的!」,亦即是,「我們不知道這樣做是對的嗎?」。在被女人控訴的那個陰鬱大家庭中,有另一套反過來的論述存在,我們應該相信誰?又該相信到什麼程度?小說彷彿蒙眼在玻璃懸崖上走索,我們根本不知道踏出的下一步是對是錯!在「真正的事實」渾沌不清的情況下,讀者試圖投入的情感不再是「我覺得這女人是對的」、「我覺得這女人是錯的」這麼簡單,其判斷標準變得複雜而更顯困難,不斷冒出相互指控對方的證詞中,虛構中有真實、真實處不免暴露虛假,也許屬於「道德良心」的大抉擇還不夠,小說更加碼把「法律」也放入垂擺不定的天平之上,檢察官是女人所說那個打人老公的好友,但檢察官有競選的壓力,現在可好了,在這個少數移民較多的選區,他反而必須找出法條和證據證明女人所言屬實,情勢變得無比詭異,我們以為對的不一定是對我們有利的,我們以為有利的也不一定是錯的,而錯的不一定就是假的,但真的又不一定是對的……故事折衝反覆考驗我們對於一則事件的判斷力,什麼才是正義?是正義非法,我們以為正義的,卻違反了法律,例如為了幫助一女子脫離家暴可以幹掉她老公嗎,或者,非法正義,違反法律才能完成正義之舉,小說中李奇往往跳過法律直接痛逞犯人為弱勢者爭口氣,跳過司法卻同時完成懲戒與拯救,於是正義與法律之間不再畫上等號,呈現複雜的傾輒。

於是才有了小說中提到獨行執法者傳說的存在。回歸西部精神的源頭,荒漠小鎮,牛仔單槍匹馬,在真實世界與道德精神的荒漠之中,用自己的意志,和一把大槍,鐵與血,開創一個「我自己的正義」來。


書名:《回聲殺機》Echo Burning
作者:李查德Lee Child
出版:皇冠 2008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1-1113962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