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快讀九把刀《異夢》

2018573382414b.jpg


用最低的標準來看,這都不是本「好」的小說。在故事的生成與條理上,它充滿各種可以簡單指出的弊病,諸如,地點與人物安排的必然性,為何要是東京?為何是日本人,就算不是東京,是那些日本人也沒有差。反過來說,他寫東京,寫日本人,卻完全沒有凸顯他是或他不是。看不出故事發生在何地對他的影響或是描述。二者,對於人性掌握的不合理性,我不覺得自電影《奪魂鋸》將這類操弄人性的殘虐遊戲光宗耀祖之後,任何人的承襲就都是可行的。這樣掌握人性的遊戲有二重點,一者在於「自身絕對力量的擁有」,在《奪魂鋸》中,那就是兇手高超的智商和相應的機械設計,若無那些機關,兇手的折磨遊戲不是手工藝殺人者可以施行的。再者,乃是「針對人性的脆弱面予以痛擊」,那是奪魂鋸等電影之所以讓人毛骨悚然處,他看似讓人選擇,卻總是在人性之樞紐關軸處施力,非a便b,若不甲就非乙,二擇一卻恰好因應當事人性格或人生痛處而發,那在精神上的打擊遠比肉體上痛的多了。而這本小說則反過來,毫無藝術或魅力可言,就是讓人感覺痛而已,拔牙勾腸斷人指頭或把陰部縫起來.....然後呢?等而下之不過是比賽看自己能描述多噁心,以此肉體奇觀為傲。

我以為從一切入點觀之,正可為討論九把刀作品的切入點。其人小說往往能以一個獨特構想撐起全篇,故事的發想和收局讓閱讀者有「聽故事」爽快和驚奇感,而在這本小說中,他唯一的懸疑不過是,警探夢見殺人狂看見的殺人場景,但總是在小地方有出入。警探是殺人狂嗎?這是個人格分裂的故事嗎?如果不是,那為何它能看見?這個懸疑緊扣全篇,它應該能用得很棒的,在最後,就算警探不是,也能把他逼瘋,讓他是。但問題是,小說花費大量篇幅在那些殺人的感官描寫上,對於警官的心理轉折卻快速帶過,當然,這又回到上文,對於人性的不理解,所以,小說中的Mr.GAME與其說是遊戲先生,不如說是只會出張嘴的木偶人,讓小說家用他無力的帶著體液的筆拖著跑。而我們的警官呢?轉變得不清不楚,搞了半天還是只能用「熱血」「為夥伴」撐起骨架,也就是說,小說家賦予他的內面,根本撐不起這個角色,而角色又撐不起故事,於是就有了這樣一本小說。

再者,關於小說家作品的爭議點也許洽在此顯現。他肆無忌憚的去經營那些屠殺場面和傷害現場,在我們熟慣的小說領域,那正是小說美學的展演處,無關情節,是語言和想像力的狂歡,莫言《檀香刑》如何調動肉體施虐,賈平凹《廢都》可以將一座座交歡的身體演繹成腥黏濕塌的軟城市,小說之美不在故事精妙與否,而在那些不住推陳出新的場景裡種種流暢的想像力和語言表演,於是,九把刀挑戰到這一塊了。而這樣的挑戰恰好暴露其小說的殘缺面,那也許也正是他小說所以讓人搖頭處,是小說還是故事?顯而易見,我們通常只能讚美他是好故事。但當他連故事的波瀾起伏都沒有的時候?下次我只好讚美他有好人格了。



書名︰《異夢》
作者:九把刀
出版:蓋亞 2004

1 Comments

gucci2011新款包目錄 says...""
不是好小說,看不下去
2011.03.28 14:08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70-e5b0e75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