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早睡早起還是早起早睡——讀稅所弘《晨型人的新生活實踐術》有感

image次ryrhgre


這本書提供我一個變身成為晨型人的嶄新思維。過去我總認為,事情很簡單,只要前一晚早點睡隔天就能早起。這固然是可行之事,但問題是,事情其實很困難,因為前一晚永遠不可能早一點睡。意志力不是運用於「隔天早起」這個目標上,而是灌注於「今日早睡」,但那樣煞費精力的試圖讓自己睡著(奇怪的是,這麼累的要讓自己睡。但「累」不是正會讓自己放鬆睡著嗎?),總試圖勞。於是,我總先驗的預設自己,明天就會必然的晚起了。與其說我夢想當個「晨型人」,不然說我想當個「早眠人」。但願自己能早點睡,由此連帶使自己早起,完成「晨醒」「晨型」之目標。

這本書則點破一個關鍵。重點真的就是,「早起」而已。他扭轉了我思索早睡早起的因果關係,不是「早睡」導至「早起」,反而是「早起」,可以讓人「早睡」,他破釜沉舟的方式就是,無論多晚睡,每天都要在固定的時間(書中提到,理想時間是五點,但可以從六點著手練習。)起床。不論多晚睡,只要撐個一兩天,到了第三天,身體受不了,自然會強迫早睡求補眠。由此就養成了新的睡眠習慣。而假日的時候,甚至可以中午或黃昏補睡幾個鐘頭,「只有起床時間不可改。」

我學到的是,一點簡單的思維反轉,整件事情就真的便容易了。我以為這倒不是作者關於變身「晨型人」的技術有多棒。而是,如何建立一個新的思維方式,或者說,說服人的方式,一種思辯上話術,一旦打到點,這套模組甚至是可以控制身體的。

一個有趣的是,作者提出「體溫論」,他提到「人類體溫在下午兩點達到高峰,午夜兩點最低。」作者認為體溫上升是因為能量被燃燒。所以最好的工作高峰帶是起床到下午兩點之前。體溫論可以追溯自古希臘,他們認為女人是冷身體,而男人是熱身體,《肉體與石頭》一書指出理想的身體代表人對神的界限之挑戰,「醫學談的是身體,一個從冷到熱、從男到女的生理學,身體中的熱主導人們視覺、行動和反應的力量」,而「熱」(讓身體體溫升高)從何而來?希臘人認為,言詞是可以讓身體變熱的。於是他們雄辯滔滔,在公開場合辯論哲學與生命意義,忽然成了具體的健康指標,有了養生學的意義。回到本書,則倡導「體溫論」的作者,不獨是理論上的賦歸,且透過「說服」「描述一種新思維以訓導他人身體(睡眠)」的方式,另一個面相,提供古希臘人說法另一個論證。雖然晚了千年。


書名:晨型人的新生活實踐術
作者:稅所弘
譯者:成玲
出版:商周 2009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68-0ee44a8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