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罪」的三位一體——讀茱迪.皮考特《第十層地獄》

48.jpg


某個方面而言,小說倒是可以和《贖罪》對讀。其同一出發點在於,「罪」無可贖,而後延展出各自關於「罪」的探討。《贖罪》中「罪」是眾人可以用手指指出的,如此明晰可見,他尋找的是「贖」的可能。而在《第十層地獄》中,「罪」首先不是「罪」,他是一個可以辯論的,不透明的存在,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對的,而指控他人有罪。但在這個「指控」之外,每個人又確知自己「有罪」——「罪」在他處。於是這構成書中兩個迷人的著力點,「誰是對的——無罪」,和「我如何面對自已的罪——如何贖」,之於前者,那構成書中的張力,事實上這是小說作者最擅長的部分,無論是《姐姐的守護者》又或《事發後十九分鐘》,他總能運用多人稱敘述的方式,讓每個人表達自己的立場,大家都是對的,但是,為何問題還是發生?誰說謊?若沒人說謊,變因在哪?誰的「對」是「錯」的,這使得小說充滿懸疑,引人深讀。由此聯結後者,其實每個人都還是有「罪」,但那「罪」是對誰——小說中女兒基於羞恥和憤怒,指控前男友強暴,但他自己對父母說謊——他們如何自覺和不自覺——小說中母親有了外遇,他反覆自問「如果在所有的罪行裡,最重的罪是背叛別人,那麼欺騙自己的人該當何罪?」,而漫畫家父親則在過往(小混混、荒唐人生)與血緣(混種不被原住民接受)的掙扎中,害怕自己會步上老路子傷害別人,由此,我們來看「罰」——法律的審判、小說中屬於社會與論、人際關係、道德眼光的對待與凝視、自我折磨——那不是「贖」,但他又成為一種姿態,對自己,或對別人。「罪」「罰」「贖」三位一體,這是一個可以持續挖深的主題。可惜的是,小說在鋪展了可能性之後,導向的是「誰犯了罪」,將情節轉向歸因,把之所以如此大因而才可稱之為「罪」,導反為「到底是哪些行為構成了罪」。贖罪之歷程變成了尋罪之偵探故事。娛樂性強了,震撼力道卻弱了。


書名:第十層地獄
作者:茱迪.皮考特
譯者:林淑娟
出版:台灣商務 2008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63-5114af6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