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你可以再進去一點——《深入絕地》 The Descent

the-descent-2006-poster-2.jpg



如果說恐怖片也能啟發觀眾所謂的敘述技巧或展示結構,那這樣一部電影便為我們解說了,所謂的恐怖以及如何使恐怖繼續。

不斷電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

也許我們可以說是,所謂的節奏問題,或著,如何讓恐怖維持其固定的心跳脈搏,而不至於在驀地出聲之驚嚇或著情節轉折後便讓乍然冒出之驚怖情緒宣告死亡。

導演展示了一接力賽式交棒的手法,讓恐怖得以轉承,並在觀眾習慣或著預料支前,從新洗牌異軍突起,以此維持「恐怖」的鮮活。影片中概可分為二段,前一部份以攀岩女子群體和大自然的搏鬥為張力,在悠暗洞穴如何拼著肌力撐起大身體,找出生路好離開危境,她們對抗的是自己的體力極限以及大自然,後段自然環境威脅未消,黑暗洞穴中,身影閃逝又乍然殺出怪物來,這倒是讓我學習了,人對恐怖的威脅會疲憊,所以必須不斷的轉換恐怖的聚焦物。

兩個段落之銜接點也是值得一提的,故事中其中一名角色習慣性使用攝影機拍攝,畫面透過攝影機畫面呈現,巖穴中光度明滅,女孩拍著大家,一黑一亮,一黑一亮,再凝視,忽然發現鏡頭裡同伴背後怪異形體,一瞬間的驚嘩與猝起之殺戮,就此展開暴虐的傷害。

那之後面對未知怪物的同時,女子們還必須對抗同伴之間彼此的不信任,這裡出現一種有趣的思考,其中一名女子乃是女主角的好友,他乃因女主角意外喪失親人好心安排這場冒險,卻在之後與怪物之追逐與戰鬥中誤殺了同隊之友,她丟下朋友決心隱瞞這段錯誤,但好死不死,這平常若是換作怪物下手必然輕鬆解決,但換成自己人卻殺不死的好友竟然有辦法撐到女主角到來,告知女主角誰殺了自己(並額外插花希望女主角殺了她)於是在人類與怪物對決之餘,恐怖片的基本類型出現---密閉空間中自身陣線人類與人類之對抗。女主角一邊抵抗怪物,面對自己的好友愛恨交織,她是否該原諒好友或著體諒她在異化環境下的作為,或著挺身為被殺之友伴報仇?

電影最後都沒有解釋怪物的由來,但他留下了女主角,在燈光逐漸暗下的山洞中,一個開放式結局,女主角就此死去嗎?或著成為怪物的一員呢?乃至這一切都只是夢中之夢……


深入絕地 The Descent(2005)
Directed by Neil Marshall
UK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60-352b633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