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1064562927.jpg


有個好姊妹也許很難,能聽到好的故事也是。這誠然是個很厲害的故事。小說裡,女孩患了嚴重疾病,隨時可能掛點,父母拯救他的機會,是以基因工程的方式「打造」另一個女兒成為「器官捐贈者」,維持女孩的生命。很多年過去,另一個女兒做了一個決定,他存了一些錢,做好了準備,怯生生找上律師,告訴他,他不想再捐出自己的身體。那立即而來的結果是,法庭拉出長長的陣線,兵馬相接一頭是女兒一頭是母親--尤其這母親剛好就具備律師資格的話。然後他老姊住在醫院就快要掛了,家裡還有一個搞破壞的哥哥......有那麼多議題可以闡述(「身體是誰的」?基因工程的道德爭議、愛的等級與多少、父母決定V.S子女自主)。故事拉展出一種怎麼說都對,也怎麼說都不對的劇烈衝突,為了救這個女兒,作父母的必須付出多少?甚至拿另一位女兒作賭注。為了守護自己的姊姊,作姊妹的的必須付出多少,想像作兒女的與父母對簿公堂,想像一位母親剛好就是律師,他如何審訊自己的家庭,想像一個家分崩離析各有主張成為法庭上左右勝負的讓天平搖擺不定的籌碼,想像一位父親如何寧靜改革維持親情的維繫,想像他們可以為了拯救一個人,犧牲多少,或著反過來,想像他們如何希望完成的成為或說擁有自己,而以此確認與他們的距離,該付出多少,怎麼付出,誰來決定?我以為純就說故事的角度而言,那滿滿都是張力,正因為他們皆以愛為名,所以我們無能簡單去分辨,誰錯了,誰是個壞蛋。這樣的故事也許最讓我們這樣的小說練習者感到羨慕,因為他處理的不是簡單的對錯,而這樣的難以分辨,已經觸即到,某種生命的本質。進一步去思索,那裡頭真的沒有對錯嘛?或者說,以不同的角度思考,選擇便份外明顯,以母親的立場,如果一個女兒能就另外一個,就算機會渺茫,就算帶來傷害,旦為什麼不呢?以一個擁有身體自主權的人之觀點,要如何決定自己的生命是很明顯的,我為什麼而來(因為別人的健康而誕生世界?),又為什麼存在,這為何需要別人決定?如此種種,即是說,真正的爭議,從來就不在於對錯,而在於,詮釋權。這個故事找到一個立足點,讓所有人都有故事,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觀點與詮釋,那時候,結果便不是最重要的。真正令人在意的,其實是選擇。這麼簡單,又這麼難。


書名: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
作者:茱迪.皮考特 Jodi Picoult
譯者:林淑娟
出版:台灣商務 2006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58-d15776b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