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好玩就好了--讀村上龍《69》

964bdd4a.jpg


小說裡頭的少年輕易決定目的。等待她們是意料之外的結局。本來是要拍電影的,卻為了女孩,加入全共鬥,決心領導眾人封鎖學校。然後女孩為了她們,決心辦個簽名活動使他們不致退學,她們被處罰了,然後她們如願辦了嘉年華會,他後來帶著喜歡的女孩一個人去約會,後來她們沒有在一起。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事情。

那是青春。

搖滾。前衛電影。花之兒女。嬉皮。反戰。全共鬥與學運。反叛的歲月。與體制對抗。由小說中各章節透露,重要的事情正如小說所說「大頭相信一九六○年代後期的一些東西,而對那些東西忠實。我卻難以具體說明那是什麼。那種東西讓我們自由。讓我們擺脫受單一價值觀束縛的枷鎖。」「好玩就好了」小說中少年那樣想著,事實上那中間充滿細微的過程與轉折。「不管什麼時候,時間都在其中一分一秒流逝著」如果用這樣的眼光來看,那期間的細節便非常重要。因為那就是青春的全部。

明明有旺盛肺活量卻對於跑步冷感,參加馬拉松接力一類集體活動顯得力不從心,主角的塑造可以視為是作者自況,但從某個方面而言,也許是我們這代孩子的共相,更為內向、追求不欲人知的、利己、外場漂亮而操一口漂亮的裡由…..

小說的情節設計是很青春小說的,如果真有這樣我隨口亂說的文類的話。無論是金城一紀《GO》、《REVOLUTION No.3》,又或舞城王太郎《世界以密室為本》中均可見這樣的操演。預設目標卻總是出槌搞烏龍,迂迴的達成目的。(想接近心儀的女孩,和老師爆發衝突。被處罰。女孩卻因為聽到對話內容靠近。封鎖校園前夕忽然想集體進女孩更衣室)藉由失落與追尋的過程突顯年輕與成長,而完成的瞬間,便是「長大」,

小說中另一個讓讀者樂不可支的設計橋段是先讓主角說出事件之理想版本,而後道出真實。透過版本的歧異與落差,彷彿是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爬上園林假山撿四香飛落上頭的風箏,自己佯裝滑落博取女子好感,下一幕以唐伯虎猶在假山上大笑表示剛剛畫面不過是自己所假想,而後實際操演卻落得反效果。小說中這樣的手法用了又用,創造另一種樂趣。

本質上他並沒有完成破壞或是建設,內在依然是「青蛙想贏得公主的芳心」而改變一切的那麼魔法便是一整個時代,那些風雲之人、那些音樂,小說拋出了些議題,「破壞體制」、「是我們使她們有機會埋首致力作一件事情」,但在靈光閃現充滿思辯性的瞬刻,又讓更充滿刺激性的情節帶過去了。很多問題出現。很多問題沒有解答。

也許不負責任的說,這也是青春。



書名:69
作者:村上龍
譯者:翁淑華
出版:三久 1997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45-fdf4aeb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