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基本款--讀《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

1589370654.jpg

小說集中收錄四則故事,電影版本由約翰蘭迪斯、史蒂芬史匹柏、喬丹提、喬治米勒四名導演接力說故事,至今猶然在電視台深夜時段可見。小時後還真被這些故事與異想唬的一愣一愣的,現在再看,固然覺得把戲老了,但細想,那些創意哪裡有「老」呢?而是因為讓前人讓後人用得多了,固此覺得習慣了,陰陽魔界走多了,便覺是尋常人間世。

其中一篇關於男子恐懼搭飛機的故事,倒是讓我想起波赫士在<圖片冊>中曾經提及關於飛機的想法是「封閉在一個玻璃與金屬的整潔環境中之感覺同鳥類與天使之飛翔不同,空中機務人員介紹氧氣面罩、安全帶、側舷緊急出口和辦不到的空中雜技等嚇人的預言,不是吉祥之兆,雲層遮蔽阻斷了陸地和海洋,航程讓人厭煩…….」,小說由男子對於「飛行」感覺恐懼開始談起,身邊乘客給的壓力、飛航人員制式始終像是在懷疑你的不適感、糟糕的天氣、不知道吃下什麼藥產生一連串壓抑不住的妄想,讀者感受到的壓迫感由實質的際遇、現代化企業下制式的包圍、內心的恐懼,由內由外同時向主角湧來,一個引爆的高潮便是,男人發現「機翼」上有人,不知道是內心妄想又或是實際,想要證明卻老被人誤解,事情越鬧越僵,「善意的付出被誤會為傷害」,這是這類恐怖故事的基本款,讀者一邊質疑「他看見的是不是真的」,卻又不自禁因為他在受苦中的執著而站在他那邊。

另外一則關於超能力小孩以其異能威嚇一家人的故事亦十分有趣,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他拋出一個線頭,故事中的主人翁母親死了、有佔盡一切福利的妹妹、前往別的城鎮謀生的姐姐、不愉快的過往,任何一個關節都可以拉出舖展成一個故事,動輒得咎反而使有經驗的讀者越是緊張,因為每個部分都似曾相似,直到「反派」出現,懸疑之迷霧散盡,大局抵定,男孩帶著女子回到家,女子遇見「模範家庭」中的所有人,由懷疑,到揭破真相,「孩子能夢想成真」、「法西斯統治家人」、「不乖便把他丟進卡通中」,卡通裡頭種種製造笑料的跌打損傷與肉體的極致傷害,在這裡看來都彷彿惡毒的詛咒。這又是一個恐怖故事的基本款-「迷失於鬼屋」、「表象之下的真實」

最後一個故事真讓我垂淚,老人院裡頭為新來的老頭舉行歡迎會,老頭們七嘴八舌鬥嘴且憶往,這個新來的老先生說,欸,我有辦法讓你們變年輕喔,於是深深的夜裡,這些老先生老太婆偷偷跑出老人院玩起「踢鐵罐」遊戲:「我們停止遊戲的那一天,就是我們逐漸老邁的開始,我們開始盯著時鐘看,看一天天逝去,計算日子的消逝,好像時間永遠無盡頭,我們從不明白我們的時間已經逐漸耗竭,那就是我們的錯誤所在」、「我們實在不應該計算時間,不應該這麼急著長大,因為你一但開始計算,他就停不下來,時鐘不停走著,同時也奪去你的青春,但遊戲的時候,我們根本就忘了時間這回事,我們永遠在尋找某樣東西,找機會躲藏、找機會翻身、找機會踢鐵罐來復活…….」,然後他們去老回少,時光驚人的倒轉中,從又成為美麗少年,鬧著笑著,重新思考關於「時間」的真諦:「如果你能過兩個生日,你想過八歳還是八十歲的?」、「你不能永遠這樣玩下去,再好玩也只能玩一陣子,有誰會花掉一輩子的時間踢鐵罐?」這故事中,所有的物件都像是隱喻,於是「解讀」成為閱讀故事的樂趣,「踢鐵罐遊戲」本身便像是青春的代名詞,「遊戲」作為動詞彷彿是生命之動力,他和第一個故事那個質疑不同種族何以與他生活在同一社會之驕傲白人忽然被轉移到種種「受迫害當下」-三K黨、猶太人屠殺、越戰-等「空間」上的轉移異曲同工,而我喜歡這類時間的命題,因為那是在所謂「恐怖」越來越不恐怖的我往後的人生中,唯一讓我感覺戰慄的事物。


《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
作者:
譯者:劉建和
出版:駿馬文化 1984

1 Comments

lv2011官方新款目錄 says...""
還是沒看過
2011.03.17 10:4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43-55501cb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