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魔界遠征軍--讀《陰陽魔界》

ery45y.jpg


經過精密算計的黑暗之書,但也許我們已經太習慣伏脈於日常,那像鋸子沿著腦殼緣線細細切磨,當日式恐怖小說書寫進入以生活物件作為承載恐懼的器皿,錄影帶、手機、乃至日光沿著小徑漫漶的小巷家宅,都寓藏著另一個世界正緩自睜視的黑暗之眼,那些漫漫綿長的血絲攀越眼瞼悄悄深植插秧於正常世界的邊界,只有在夏日天氣好好,樹蔭垂斂貓兒小狗一呼嚕扭頭便睡去的午後,我們才能更感覺那樣的殘怖。所謂日常生活的懼怖。於是當外星人、狼人大張旗鼓來勢滔滔,那樣理智氣壯批起斗篷屁股後尾巴搖了又搖的展示一本正經勁兒,反而會讓人有種,也『太他媽的理所當然的假了吧』的感覺。所以縱然作者聳牙撩爪大肆喧張其陰暗腐臭,我們頂多如少年時趕上靈異鬼話軍中話鬼之類風潮的感嘆,當又一個故事說罷,升起『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阿』的滄桑感觸,始終像則故事。只是故事。

<流浪兒>是其中我最喜歡的一則故事。在通篇賣弄人性陰暗試圖呈現另一世界搔抓不已的指爪覆影中,他反而像一點不小心被人捕獲偷偷在指縫間螢飛的柔光,無比溫柔。浮渙城市最底層的微光,拾荒者的心靈豐饒一如蜜田,所謂的靈異事件,一如其屬性只是種日常生活的異常,生命裡必然有須多如靈異事件的反常小事,那是最真實的虛妄,是警示,憑此人們得以檢視生命!而反過來說,那些違背必然期待的逆境,不也是種不靈異的靈異事件嗎?大城市裡的拾荒少女有一顆溫潤的心,撿拾路上流浪阿貓阿狗乃至可憐人兒進入她的生活,組成一個家。不依靠他人,堅強挺拔一茹荒境中的細弱花莖,而生活的重膽日漸,她忙於撐起一整個家的同時,卻發現自己正被不住膨脹的生活擠到細瑣破裂的邊緣,離家更遠,早已死去的幽魂出現身邊,過往的時光裡的痛苦、對未來的迷網,拼湊起的家庭與遺落她的整個世界,少女革命,一張通往遠方的車票,她終究會找出與世界和解的方法,並好好引渡那些在她生命裡出現,消失或還未消失的人,通往她們該去的地方。這是最不適合陰陽魔界黑暗基調的故事,卻是小說術發展淋漓盡致的篇章,終有一天,人們會發現,未知的事物並非代表恐懼,幽魂鬼魅終究只是道具,惟有展示出真實的人性,或險惡或溫暖,才能真正開啟那道門,讓裡面的人出來,外面的人進去。


書名:《陰陽魔界》
作者:羅德.瑟林等
譯者:唐果仁
出版:新雨 2003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42-79d8fc9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