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在情色之中呼喊純愛-《思春期誘惑》Sundome

20080825


透薄跡近曝光的強烈日照、學生制服、社團生活、國文課的夏目漱石以及隔壁位子的轉學生,一開始我以為這會是一部純愛電影。學生時代純純的愛戀心事,不能說出口的愛、考驗、作很多傻傻的想不到的卻偏偏如此的事情,電影開始後我才發覺,自己其實全都錯了,但到電影結束的時候,搞不好我還是對了。

電影由岡田和人漫畫《思春期誘惑》(すんドめ)改編。這不是一部馬賽克會像廁所磁磚那樣鑲得滿地都是的電影,挑逗性質欲接還迎的適度裸露之後,更多是「就這樣啊」、「還想要更多」的「喉頭咕嘟一聲不自緊吞了一口口水」或是身體裡哪個部分就這樣微微有了搔癢的錯覺。電影主軸乃是存在感極其稀薄的懷春少年,悄悄愛上了轉學生。不為他人所知的的接近戰中,轉學生對少年提出考驗:我知道你欲望我,「但不能打手槍喔!」於是那個純愛或是一般愛情電影裡「男生追求女孩,克服萬難,終極目標是『我們在一起』」的故事質變為「男生追求女孩,克服欲求,終極目標是打上一管」。女孩飛快看出男孩的目的,大膽提出要求,「你不可以那樣喔!」,之後便是一連串考驗,驅使他人動手要男孩退出、同班女孩加入競爭……每一次考驗之後,女孩便進一步,加碼獎勵似,在眾人經過的走廊一角讓男孩拉開他的褻褲帶子、脫下自己的內褲贈獎似交給對方(這一幕拍得那麼美乃至像是所有懷春少年的鄉愁,無人的鐵皮屋中社團一角,日光由窗後斜斜打下,女孩用鹿一樣纖瘦微向外彎的雙腳站在木桌上,一手壓住裙襬一手往裡探,大腿靠攏一剝一剝將內褲褪下,身後日光那樣洶湧像要把一切都吞沒,女孩的身影好透明,腳肢腿幹處甚至都隱沒在光中了,只見他傾身,由小巧的下巴拉出一條直線依序是頸子、水手服下露出一角的胸衣,裙下緊緊攏著的大腿,女孩伸出手來,手上捧著熱騰騰好像還可以感覺到上頭熱氣的襯褲,上頭且有蕾絲鑲綴)、允許男孩吻他、乃至問他要不要等他一起上廁所,兩人蹲在空蕩的草地理兩手交握(那麼煽情,耳邊彷彿傳來淅瀝瀝的水聲,一點點熱氣擊地竄上),一切都那麼隱晦而又露骨,男孩拼命把持,純愛電影裡的「拼命也要到你身邊」卻反過來,「心靠得那樣近」、「身體的欲求卻要退到最遠處」

那些橋段都無比熟稔:校園中的偶遇、不小心撞倒對方、每一次見面都出糗、特寫總是薄薄微啟露出一點齒白的薄唇、含水雙眼,不小心偷看到內褲、從各個不同角度與縫隙中窺探到內褲或襯衣,事實上看久了就會發覺,同樣是激進曝白的日光,校園生活、學生制服,但純愛與色情那麼貼近。(原來只是元素換了而已)但那兩者不是處於兩個極端嗎?到電影結束的時候,我忽然在想,會不會,所謂營造「純愛」與「色情」者其實是那麼雷同的東西。或者說,在這部電影情色挑攏的氛圍裡,骨子裡和純愛電影的主題意旨其實是一樣的。裡頭總是有人很羞澀,那就像是「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一般,這部電影「在色情橋段中呼喊純愛」(或著反過來),在那些向極端靠攏有意煽引鋪陳是圖製造氛圍的情節裡頭,還有人這麼保守的(或著是極度開放的),朝向意想不到怎麼都不能動搖的另一頭走(女孩勾引,男孩想翻天了,關鍵時刻還是那麼純情的欲退還拒,遙遙凝視、勾手指,夜裡一個人想起他便那麼投入的連偷偷打手槍都不敢),他們都必須經過考驗,只是純愛電影裡的考驗嚴肅多了屬於人生或是命運(要不是生重病就是要搬家時間或空間阻隔),而在這部電影裡則換算為肉體的考驗(你只能用精神愛我),於是男主角克制慾望的種種奇門招式與奮鬥與它類純愛電影中男孩們的奮鬥有了相同的基準,乃至於最後,以為一切都結束了,電影裡的男孩想出非常獨特而常人不敢為之的方式試圖喚回女孩,「作很多傻傻的想不到的卻偏偏如此的事情」,那確實是青春或是純愛電影中常見的,「用自己的方式作出宣示」,


《思春期誘惑》
Sundome (2007)
Director:宇田川 大吾
JP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4-f39fba1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