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造影與照影——《孔子:決戰春秋》Confucius小感

6403278749.jpg


余豈好辯哉,無非花錢看戲,余不得已也。還是有兩點要說。

首先是人物設定問題。我以為重新看待孔子,或是把孔丘從課本那插手螻腰的圖案中請出來,是會讓人感到很有趣的事情。也就是如何重塑孔老先生的形象。一個合宜的形象也許是類近於唐吉軻德(更精確的應該是百老匯歌劇「唐吉軻德」的形象)。拿著長矛挑戰大風車,風塵僕僕在荒漠野間堅持某種理念。孤高者的造/照影──他如何成為自己,而在成為自己後使自己完善,不讓世界改變。那無疑是要動用一點戲劇性的橋段,或者說虛構,或者說讓戲劇性更強大一點──在利與益,在群與己,在大國與大義之中抉擇,電影中除了「隳三都」這一橋段(孔子欲拆臣下封邑城牆,讓國有所通,官無所仗。而齊國興兵犯前,魯王憂拆城牆而他國將犯,孔子則曰殺生成仁),這樣的身影少了些,與其看孔子運籌千里,怎樣智退包圍武退叛軍,我以為,那些成功的故事,就留給成功的英雄去說,之於孔子,失敗,但從不退縮,那是更適合他的形象。

之於情節,依然是擺盪於造影與照影之間,電影像是從中間被切開一般,孔子成代國相至受三桓黜退而子出奔,情節明確,每一個橋段都極具戲劇張力,或者說,很緊,圍繞著孔子自身,但離開魯國開始漫遊後,故事也漫遊了起來,似乎沒有東西好說了,東說一點西講一點,他擺盪與史實(照影)和虛構(造影)之間,唯恐不夠戲份,顏回病死成為撿回書卷落冰原凍死,但他又放不開不肯就這樣以造幻之筆撐起一個大時代,讓孔子在荒野漫漫中漫遊,絞盡心力似乎只想把論語中孔子的語錄和行誼安插進適當的橋段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但這無過,卻讓那一瞬之間激盪的火花(孔子與南子之交錯,孔子與魯君那一個玉玦的訣別)如燭焰將盡(南子在兩人相逢後下一秒就掛了,只能是個過場。魯君甚至連過場都沒有,旁人一句掛了也就沒了。)如果電影前頭是一個充滿詮釋意味以陰謀論、武藝與智謀造影的孔子,後半部只剩下稀薄的影像,故事自己又取消了自己。




《孔子:決戰春秋》
Confucius(2010)
Directed by胡玫
CHINA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39-01dc403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