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漫遊者

時鐘漫遊者,始終漫遊著。

機裡藏機——讀石池淺海《月之扉》

imagewrg.jpg


為了營救宛如教主似的教育營主辦人,三名男女劫持飛機,要求釋放老師。誰知道飛機上卻發生不在控制中的殺人事件,女子舉手要求去廁所,卻莫名死在其中,沒有人靠近,沒有人離開,這三名劫持犯隨手指名搭機男子擔任偵探,機裡藏機,變外生變,故事在飛機裡外同時展開。

小說打動我有二者,一者在於情節推動的能力。一者在於動機的排佈。之於前者,我以為那是超越「類型」的,而臻於「小說組織能力」「說故事才能」之珍貴技藝——女子A上完廁所後,B跟著舉手上廁所,連門都沒鎖,幾分鐘後但聞一聲悶響,B大量失血倒臥於廁所裡,已然亡故,但前後皆無人可去。那格局大小亦不過如一間廁所坪數,適於套房式短小精悍的短篇——但小說家就有本事將其組織之拆解之,而成一中篇尺幅。或者說,那是「混搭」的妙用——劫機如何和密室殺人組合?小說安排嫌疑,死者也是劫機犯舊識,曾有細故。那增添第一重懸疑,何以熟識者同在一般飛機,且身死其中。再來,劫機犯指名機上一人擔任偵探,但這被指名者心細如髮,反過來利用此「偵辦權」意圖分化干擾三名劫機犯(分別指出三人可能是兇手。擾亂對方陣腳。又趁機提出條件。),於是「密室殺人」反過來支援「劫機」之故事,成為其奧援——被劫持者如何反撲。三來,「多出一具屍體」讓故事有了新變數,機外不知道機裡發生謀殺案,機裡劫機犯以此屍體恫嚇外頭,促其加速完成指定條件,這亦成支援「劇場型犯罪」之活道具。也就是說,憑以「劫機」和「密室殺人事件」二者,小說家完成遠超過二者之複數型類型——鬥智猜心、推理、犯罪…..

二者,在於動機排佈。密室殺人之根由,讀者或然可以想及,但其動機,卻是小說真正的黑暗核心。教育營老師被設定宛如救世主一般,但明明是散佈善意與拯救者,何以圍繞著他的,都是黑暗之心呢?那正是在通透的故事結構中,最蒙昧惹人驚懼處。



書名:《月之扉》
作者:石持淺海
譯者:陳寶蓮
出版:如何 2006

Leave a reply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iamsodom.blog124.fc2blog.us/tb.php/132-9a2151d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